任正非灰度哲学:人只有感到渺小,行动才开始伟大
2020-10-16 19:23:42
  • 0
  • 0
  • 0

来源:蓝血研究 

以下文章来源于王育琨频道 ,作者王育琨

作者:王育琨

来源:王育琨频道、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蓝血研究文章,如需转载请通过后台向公众号申请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创造的过程,是提出新现实的过程。领悟这个创造过程在所有领域都是达到真正精通的根本。这需要具有直觉,需要接受高度的模糊性、不确定性以及勇于失败的精神。我们要敞开心灵,接受过去不敢想象的事物并且要尝试不可能的事情。”

——彼得·圣吉

“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一段时间和谐,这种和谐的过程叫妥协,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

——任正非

“巨大的发现——那些“非线性”的发现——极有可能需要前期的徘徊”。

——杰夫·贝索斯

任正非灰度哲学揭示人类创造发明过程的哲学,提出了一个创造力发生的现实的过程。它的终极目的是:以每个人为原点,连接无穷可能性之创造力。

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监狱里受着酷刑,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激活,才思泉涌,对人生有了与众不同的质感理解,构思了鸿篇巨制《白痴》。出狱以后,很快成书,获得巨大成功。在一个又一个社交场合,他感觉到了生命的虚耗,才思不再。干脆犯了点事,重新进监狱。他最深切的体会是: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苦难是什么,苦难应该是土壤,只要你愿意把你内心所有的感受、隐忍在这个土壤里面,很有可能会开出你想象不到、灿烂的花朵。”

法国作家和哲学家罗曼·罗兰在系统研究贝多芬之后,写出了《贝多芬传》与《约翰·克里斯多夫》。他发现了一个千古秘密:

“一个不幸的人,贫穷、残废、孤独,由痛苦造成的人,世界不给他欢乐,他却创造了欢乐来给予世界;他用他的苦难来铸成欢乐,好似他用那句豪语来说明的——那是可以总结他的一生,可以成为一切英勇心灵的箴言:用痛苦创造欢乐。”

痛苦、磨难、灭顶之灾,这些人们纷纷要躲避的东西,如果跳出惯性的舒服圈层,而从天赋潜能爆发的视角看,就会把它们当成机遇,把它们当成创造的要素和契机。两位大师不得了,这里面包含着深刻的灰度意识。

任正非就是罗曼罗兰说的“英勇心灵”之一。任正非在人生的生命线上,一路挣扎奋进,一连串的生死存亡的危机,催生了他的灰度哲学。

01
深重危机滋生灰度哲学

在2019年8月20日的访谈中,美联社记者问任正非:“美国实体清单是不是华为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大的危机?这场危机与2000年前后小灵通危机比较起来,哪一个更深重一些?”任正非回应说:

“三十年来,华为全都是痛苦,没有欢乐,每个环节的痛苦是不一样的。今天你们第一次提出来,把2000年的痛苦和现在的痛苦比较,我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谢谢你们!”

“今天实体清单的危机应该只有那时十分之一的压力,因为现在我们对度过危机充满信心,那时的危机是不可知的恐惧。现在我不恐惧,那时恐惧到精神受到极大的折磨,才产生抑郁症。现在我们一步步在补‘洞’,从5G到核心网这条线的‘洞’全补完了,现在要补终端的‘洞’,终端的‘洞’就一两个,我们有信心用两三年时间完成。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很有信心,那时是没有信心的;第二,现在我们也有钱,那时人心不齐,还没有钱。”

2000年前后小灵通技术战略引发了华为深刻的危机。小灵通的出现在中国是一个“怪胎”。这个“怪胎”是体制形成的。因为中国1800M频率,富余55M,这55M频率完全可以分给电信,电信可以上GSM,完全没有必要上小灵通。但是这55M就不分给电信,电信要找到一个不受频率管辖的产品,正好PHS小灵通的频率信号很弱,本身就是家庭电话网,他们增强一下,就做社会电话。小灵通是临时性产品,因为电信没有无线,就用来替代无线。

当时在日本,小灵通已经被淘汰,中国还有必要捡起这个过时的东西吗?任正非对“以客户为中心”可不是说说而已。他认为战略是要从长远来看问题,到底这个社会的需求是什么,最终客户是不是需要,资源是不是浪费,这一点很重要。任正非做任何一个技术战略,一定要回到“以客户为中心”或“磨好豆腐给最亲的人吃”这个原点上来,这是他拿捏动态平衡的价值罗盘。

当时小灵通利润丰厚。U斯达康和中兴等公司,因为上马小灵通盈利接近百亿元。而华为不做,国内又不给2.5G和3G发牌照,华为没有钱赚,公司在生死一线挣扎。外部的压力,任正非一点都不害怕,反正坚决不做就是了。可是,内部的压力,如果说不做,万一华为真的由于他个人的判断失误死掉了怎么办?

任正非内在的良知与外在环境发生激烈冲突。高管为了公司生存,纷纷上书要求上马小灵通,以便生存下来。任正非特别轴,内在的良知告诉他不可以,但没有人理解他,几万人的饭碗几乎要被砸掉,他因此患上了重度抑郁症。任正非说:

“我每看到一次报告,就是一次内心的纠结折磨,痛苦得无以复加,可能抑郁症也是那个时候变得严重的。直到八年以后,中国确定放3G牌照,我们的心才真正放下来。”

一个高科技公司,技术战略选择是重中之重。在华为创业之初,就有一种思潮占领了中国高科技公司的主流:“贸工技”。联想因为“贸工技”和“技工贸”战略之争,最后以柳传志坚持的“贸工技”占了上风,倪光南坚持的“技工贸”败北,由此留下了中国商业史上永远的痛。

任正非从公司创立的第一天起,就是想“做一两款产品出来,一生都没有白活”,对技术战略选择很较真。挣钱不是他的第一考虑,对最终用户的长远利益才是他权衡的砝码。而坚持这样的初心,首先遇到的是生存问题。

任正非弃选小灵通技术战略,几乎把华为置于关门的境地。接着又有一连串的危机,一手培养起来的李一男带领着人出走创业,最亲爱的父母亲又相继死于非命。在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里,任正非可谓死去活来。

至暗时刻,任正非没有沉沦,没有抱怨,他按了一下生命暂停按钮,从喧嚣的环境中沉静下来,一个人闭关一个月。这一个月任正非觉悟了许多东西。比如:做企业就是磨好豆腐给最亲的人吃;要让华为成为“望子成龙”、可以改变家族命运的现场;价值创造、价值评价、价值分配要形成一个闭环,以激发员工的创造力;“面子是给狗吃的”;分分钟坚持自我批判;建构“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的新体制;公司顶层设计——造物造人实现每个人的自我超越,等等。

至暗时刻,任正非的最大收获是提炼出了灰度哲学。这个思想形成的过程反映在他的一系列文章,如《华为的冬天》、《我的父亲母亲》、《北国之春》、《一江春水向东流》、《管理的灰度》等等之中。这些文章,是任正非在至暗时刻思想的升华。

灰度哲学是任正非的宇宙观。从这个宇宙观看下来,苦难与喜悦是一体两面。这仅仅是灰度哲学的一个简单应用,已经使任正非走出了重度抑郁症的缠绕。在任何悲催的无妄之灾面前,他都可以洞见光明,并找到路径带领华为走出危机。

02
灰度哲学的基本含义

在至暗时刻,任正非回顾了自己一直不顺遂的前半生。感觉从小就被教导着要争取当第一,要当英雄,从小就向往那种站在峰巅一览众山小的气度。自己内心渴望着不凡,现实中就真以为自己不凡了。自以为是一旦就呼之欲出了,就错过了许多机会。

任正非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自己很渺小这个事实。只有谦卑、开放、敬畏地看事看人,为人处世就会有点灰度的意识,一个人的心就松了,也才会有所成就:

“想起蹉跎了的岁月,才觉得,怎么会这么幼稚可笑,一点都不明白开放、妥协、灰度呢?”

“我是在生活所迫,人生路窄的时候,创立华为的。那时我已领悟到个人才是历史长河中最渺小的,这个人生真谛”。

“人只要感到渺小了,行动才开始伟大。”

知道自己渺小了,懂得谦卑和敬畏了,就会有“开放、妥协、包容”。任正非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这些磨难在他内心盘旋升华,最后就提炼出一个人和一个公司有所成就的关键也是灰度哲学最初的含义:“开放、妥协、包容”。

起初,任正非写《管理的灰度》,灰度哲学仅仅是高层领导需要把握的视野。后来,任正非写《灰度领导力——每个管理者必备的素质》,把灰度哲学拓展到每一个华为管理者必备的素质:

“我们的各级干部要真正领悟了妥协的艺术,学会了宽容,保持开放的心态,就会真正达到灰度的境界,就能够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扎实”。

“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

灰色是黑白两极的中间色,有着无穷的可能和延展。灰色不是标签式的存在,而是活泼泼的生命体。可以说,无穷性生命是灰色,矛盾重重而富有创造力。

2018年,任正非在开年讲话《大道至简》中,干脆把灰度哲学进一步通俗化,作为每个华为人都必须具备的品质:

“保持空杯,保持开放。”

灰度,是需要时间和失败才可以悟到的。那是无数次的惊心动魄,无数次生不如死的颤抖,终于有了超然的整体观。从那个灰度的高度看下来,宇宙无边界,人的潜能无边界。而人们却常常不接受灰度,非要来个黑白分明,非要自己把自己活活拘死。

任正非仔细研究后发现,历史上的变革者太激进、太僵化、太苛刻、太短促、太急迫、太全面,缺少宽容、缺少妥协、缺少开放,缺少灰度。灰度,是一系列的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可以从本体、法相、心性三个维度去概括,比如天地、日月、明暗、阴阳、有无、生死、色空、动静、清浊、官民、童叟、大小、多少、长短、邪正、直曲、刚柔、实虚、悲喜、公私、荣辱、成败、白黑、俗雅、是非、善恶、雄雌、好坏、前后等等。

在混沌灰度的世界里,是非、善恶、高下、前后、长短……等等分分钟在转化。一切都在反转,一切都在生成。转化中保持动态平衡至关重要。任正非曾经把拿捏动态平衡的法宝称为“中庸之道”。他说:

“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一段时间和谐,这种和谐的过程叫妥协,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

“妥协一词似乎人人都懂,用不着深究,其实不然。妥协的内涵和底蕴比它的字面含义丰富得多,而懂得它与实践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我们华为的干部,大多比较年轻,血气方刚,干劲冲天,不大懂得必要的妥协,也会产生较大的阻力。”

任正非从年轻时走过。知道年轻的华为人很难过的一道关是“妥协和包容”。2016年在巴塞罗那见面时,他只说“包容”不说“妥协”。

我问:为什么不提“妥协”了呢?

任正非答:“他们说‘妥协’太负面了。”

可见,任正非是多么注重妥协。再如他坚持不上马小灵通事件,被华为大学定格为“只考虑技术员情节”的负面案例,他也坦然接受。

灰度哲学,在任正非的字典里,起初是“开放,妥协,包容”的代名词。当一个人把自己真正开放,那就是要分分钟放下自己的“正确”,向看上去“不太正确”的观点妥协,包容跟自己不一致的人妥协。妥协和包容可不简单。没有深厚的悲悯,没有对无限可能性的敬畏,就不可能有妥协和包容。或许,是我看错了呢?这样的一念之仁,常常会释放团队无穷的潜能。一如当下属跟你请教一个问题的解决办法,你按一下暂停按钮,问一句:“你认为呢?” 一下子会打开下属的思维。因为他来找您汇报时,很可能已经有了答案。即便没有,这一问就表示,他的问题他自己要想办法去解决。

灰度哲学后来不断反转发展,演化成为生命、工作、万有一体变化的整体哲学,也是任正非俯瞰世界的宇宙观。在这样一个不断反转与生成的宇宙之中,惟有守住清静的本心,心如止水,用不带任何成见的清静心灵,来如其所是的看人看事,才可以直落根本并体悟妙到毫巅的景象。

灰度哲学是需要时间和失败教训才能感悟到的。那是任正非经历无数次心惊肉跳,经历无数次生不如死的颤抖,才有了这种整体观。从灰度那个高点看下来,宇宙无边界,人的潜能无边界。而人们却往往不妥协,不接受灰度,非要来个黑白分明,结果自己把自己活活拘死。

妥协是管理实践中最讲究的艺术,年轻人虽然知道,但却很难做到,因为他们充满活力,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承担失败。

从美国政客发起中美科技战开始,灰度哲学就一直是任正非的底层思维,一切都在反转之中。无论是无妄之灾的造谣生事,还是后来的实体清单极限施压,一波又一波封杀华为的霸凌,都被巧妙地反转成创造大美绝活的无穷动力。在今天巨大不确定性的虚拟互联网时代,任正非的灰度哲学成了一种万有生成变化的整体观。

03
灰度哲学的三个定理

灰度哲学的最终标靶或指向,是最大限度地激发每个人的无穷创造力,最大限度激发团队的无穷创造力。可以用一句话简单代表:

以每个人为原点,连接无穷的可能性;倾宇宙之力,造当下之大美绝活。

可见,灰度哲学不仅仅是一种妥协的权宜之计,也不仅仅是走出黑暗的指路明灯,她还是一个人发掘创造潜能的指引。人人有无穷的潜能,人人有无穷的创造力。可是,这个创造力是如何形成的?

人究竟如何把天赋潜能转化为无穷性的大美绝活?灰度哲学揭示了创造力生成的过程,一如彼得·圣吉所说: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创造的过程,是提出新现实的过程。领悟这个创造过程在所有领域都是达到真正精通的根本。这需要具有直觉,需要接受高度的模糊性、不确定性以及勇于失败的精神。我们要敞开心灵,接受过去不敢想象的事物并且要尝试不可能的事情。”

彼得·圣吉无意中说出了任正非灰度哲学的基本规定性:灰度哲学需要有高度直觉,需要接受高度的模糊性、不确定性,开放、妥协与包容,还要有勇于失败的勇气,更需要打开思维、打开心灵、打开意志,回归本源,接纳过去不敢想象的事物,并且要努力去尝试不可能的事情。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创造的过程,是提出新现实的过程”。

彼得·圣吉的这一句精妙概括,把正非灰度哲学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确实,正非灰度哲学,正是揭示人类创造发明过程的哲学,提出了一个创造力发生的现实的过程。

依据我21年研究任正非的心得,也根据我对负熵理论和量子力学等的学习,也结合我在人生实践中的体悟,我在任正非的灰度哲学中,提出了三个定理。有个哲学教授听了我的灰度哲学三个定理后说:

三个定理植入灰度哲学,使得任正非的灰度意识变成了科学。这就把人的本性、物的本性、天赋潜能、宇宙高能量等结合在一起的作用形式给说明白了。

——灰度哲学第一个定理

第一个定理:个人和人类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每个人有无限的可能性,每件事有无限的可能性,每个当下有无限的可能性。以每个人为原点,连接无穷的可能性。

混沌、无常、灰度。万有都在即生即灭。一切都在反转,一切都在生成。一切都有巨大的不确定性,这是万事万物万有的实相。巨大的不确定性与巨大的无穷性,是一体两面。每个人都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无穷性;每件事都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每件事都有巨大的无穷性;每个当下都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每个当下都有巨大的无穷性。这才是万事万物的实相。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定理。在许多人被不确定性搞得徘徊彷徨不知所终时,人们常常升起迷茫、惶恐与不安。徘徊彷徨,实际上是人们已经跳出了惯性模式,直面不确定性的一种状态。这时最需要的就是意念的转化,是真正摆脱惯性和套子的拘押,从新的视角和新的可能性来透视当下。

尤其是企业家常常受着巨大不确定性的困扰,每个人都有巨大不确定性,每件事都有巨大不确定性,每个当下都有巨大不确定性。三个不确定性叠加,再智慧的人,如稻盛和夫、任正非、乔布斯、马斯克、贝佐斯等,每个当下也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恍惚。彷徨、徘徊、灰度,正是他们敬畏之心升起,把巨大的不确定性转化为巨大的无穷性的必经过程。

经营巨子们通常会反其道而行之,直接从巨大不确定性反面看待新的发生,即从“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无穷性、每件事都有巨大的无穷性、每个当下都有巨大的无穷性”的新视角透视世界。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和巨大的无穷性面前,一切知识、技能、手段都是无足轻重的。

华为2014年已然成为通信设备领域的领导者,近年来的5G进一步推动华为成为数字时代的领导者。当一直梦寐以求的画面就在眼前时,任正非诚惶诚恐。峰巅无景,他首先想到的是过度自信会毁了华为!华为的许多员工都是亿万富翁了,他们可以安享富足的生活了。如何激发他们跳出舒服区?任正非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已经没有什么工具手段可用。旋即,一种倒下去的危险抓住了他,他立刻思谋摆脱这种命运的路径和方法,这种潜意识的条件反射几乎成了他的特质。

正在任正非不知该怎么带团队的时候,美国政客的打压、甚至围剿步步紧逼,就是想抹掉这个中国高科技公司的旗帜。一般人会生出抱怨,而任正非则一再感恩美国的打压。这不是言辞上的感恩,从未持续成长来看,华为内部很难生成这样的动力,来激发每个人的创造性。果真如此,19万华为人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华为心声社区两封员工留言很具代表性。一个是90后,一个是已退休的员工:

“对华为接下来的命运,我和我的大部分同事都不感到悲观,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焦虑。还有很多事在路上,我们还是会继续做好自己的事。很多时候大家都认为中美博弈已经是滔天巨浪,但华为确实有很多像我一样傻的人,我们相信连接人和物的远方,相信远方更广阔的数字洪流。在历史长河中,很多以为的巨浪就成为了浪花。”——90后新员工

“老板有强烈的家国情怀,现在华为上下都卯足了劲要打赢这场战役,内部已到45岁退休年龄的人纷纷申请延迟退休,很多已经退休离开华为的人申请不要工资回华为做贡献,很多别的公司来华为应聘的人也表示愿意降薪来华为,只为了不错过这样一辈子难得一遇的重大战役,一生的骄傲。”——退休老员工

如果没有美国的咄咄逼人,任正非的话会流于老生常谈。而在生存危机面前,每个人都会体会到这些话的分量。在漩涡的中心,任正非念念不忘的七个品质和两种能力是:谨慎,敬畏,郑重,精进,纯粹,开放,包容;化浊为清的沉定力与破惰通变的创生力。

——灰度哲学第二个定理

第二个定理:一切都在反转,一切都在生成。灰度即反转,灰度即无限。未来发生的概率或强化或弱化,取决于当下如何拿捏动态平衡。叩其两端而执其中。执两用中。

“天地互为通玄黄静里有动;阴阳互济添造化柔中带刚。”武当山寺院的这幅对联很对镜。万有都超越二元对立,是在两个对立统一的两端互为互济中发展。一切都在否定之否定的即生即灭的变化中,人们唯有超越二元对立,扣其两端而执其中,恒守执两用中的中庸之道。

任正非熟稔中庸之道。贯彻中庸之道,既需要对任何一件事的两个极端做好准备,又需要有在两个极端反转中拿捏动态平衡点的智慧。每一个当下的动态平衡点,就落在两极之间巨大的无穷性之中。拿捏动态平衡点,需要对反转的路径和方式心中有数,这样一种动态平衡就是中庸之道,就是超越二元对立的灰度哲学奥妙之所在。

还在2018年6月份,任正非就提出了总体战略:华为要活下去,以前这是最低纲领,现在这是最高纲领;中美贸易摩擦已经到了提刀跨马上战场的时候,美国不给我们科技要素,我们要创造要素自己上;迄今为止所有动态平衡点的拿捏,都不是这两个极端,而是落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的某个点上。

两年多以来,中美科技战在向纵深发展,而华为的大美绝活却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确如任正非所说:“只要在技术上创新求真,踏踏实实地干出尖端成果,组织有活力,员工有干劲,公司还是有生存与发展的基础与能力的,这点要充满信心。”

华为的危机,不是华为的问题,不是中国的问题,也不是美国的问题,而是后进国家的后发公司超越强国大公司的必然结果。以往解决这样的纷争,大多靠战争。拥有灰度哲学的任正非,在美国无厘头打压之下,没有被拐带着跑了,而是坚持超越二元对立,从合作共赢这个基本点,坚守适应移动互联时代的新宇宙观:

“从人类文明结晶出发,寻找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

大家都认为自己能分辨美丑、善恶,这不是好现象。界定出何为美,同时就制造出了何为丑;界定出何谓善,同时就制造出了不善。社会风气将会变得很不友善,民心不纯,世风日下。因为自我若起虚妄分别,就会制造出种种二元对立、冲突。有与无,难与易,长与短,高与下,音与声,前与后,都是因对比而生成的。

所以,有觉悟的人不去虚妄分别,妄下论断,更不胡作非为。自身随顺自然之道而为,以身作则,行不言之教。效法天地化育万物,做一切利益众生之事,从不推辞;生养万物而不占为己有;做许多利益众生的事,心中没有任何傲慢;做很多积功累德之事,却从不居功。

年轻时在军队中,任正非的父亲被批斗,自己在技术发明上屡屡立功,就是不能有任何荣誉。功成而没有荣誉,练就了他只管干技术活,不问荣誉的秉性,这后来变成了他功成不居的品质。

就因为不居功,所以其积累的功德就不会消失,受益的众生会永铭在心。反之,有居功自夸之心,其功德就会很快被抵消掉。

超越名利得失,堪能大任。一般人突然得到宠爱、想升迁就得到提升,或是受辱向下被贬,都会惊慌失措、患得患失,主要是因为自我意识太强,放不下自己的身段,太过在乎小我的名利得失。只要人自私其身,一切烦恼就接踵而至。一切宠辱福祸因我而起,可谓身有而患随。一旦祛除个人私心偏见,忘身、忘心、忘己、忘物,没有自私自利之心,如此宽敞的心量,就不会为个人升贬的芝麻小事而患得患失了。

不为私利所患,把天下万物当自己的身体一样来珍惜,不为困难所慑而舍身为苍生,这样的人就可以托付天下;心怀天下苍生,慈悲大爱自然流淌,无私无畏服务于天下苍生的人,就有资格承担重大责任。诚可谓:

“贵为身为天下,若可以托天下矣;爱以身为天下,若可以寄天下。”

心中无敌,天下无敌,也就永远不会输。不同时空历史经验的概括,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亨廷顿10个预言似乎在2020一一得到应验,但华为却给出了反例。从二元对立的宇宙观看世界,到处都是战争和流血;从万物一体的宇宙观看世界,到处都可以合作共赢。华为坚持从人类文明结晶出发,寻找解决世界问题的钥匙。即便美国的无厘头打压,却带着爱、敬畏和毅勇去创造大美绝活,开启了新的文明竞争。

一切发生或正或反都可以被转化为砥砺个人和组织巨大无穷性的创造力。华为不在意识上对抗,而是另辟蹊径,安心创造真善美绝活,让大家不得不买,在颠倒的世界给人以新的希望。诚可谓:

“曲则全,枉则定。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能受得了委屈,又柔软面对,就能成全大事。受冤枉,与世无争,绕道而行,更能显现心地正直宽广。能处下虚怀若谷地学习,自然具有内涵,心灵富有。能如实面对自己,勇于检讨改进,则生命永葆新鲜,富含创造力。少取的反而才会有得,贪多的反而被弄得迷惑。世智辩聪,反成焦芽败种;多知多见,反倒迷惑越深。

灰度哲学提醒人们,保持空杯,保持开放,既谦下退让,又毅勇奋进,方可由“曲、枉、洼、蔽、少”达到“全、正、盈、新、得”的境界。这些灰度哲学把握动态平衡的妙要,只要你能真正做到,许多你想象不到的能量会流入你的世界。

——灰度哲学第三定理

第三个定理:人为一件大事而来,就是把还没有存在的内在天赋潜能,拿出来让它们存在。从未来前进到当下,以当下拿出大美绝活的确定性,穿越未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人生究竟为什么而来?人生就是为了把那些还没有存在的天赋潜能,拿出来变成大美绝活让它们存在,以此来解决人世间的苦难或痛点,弥补天地演化养育生命的不足(“赞天地之化育”)。关于人生为什么而来的思想,中庸有精妙的论述,其底盘之牢靠,次第之清晰,逻辑之缜密,实属罕见: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为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

灰度哲学的要点也在这里。一个人不担当,没有悲悯心和人生目标,就不可能用好灰度哲学。在一系列危机点拿捏动态平衡,或生或死,最根本的平衡砝码就是你的人生目标和意志力。惟有向世间的苦处行,勇于去解决人世间的苦难和挑战;向自己的苦处行,拿出大美绝活,实现自己的价值,解决人类发展的挑战。

环境的任何变化都是时空的转换,不是变化错了,而是人的心随顺不了变化。逆境中才可以砥砺心性。美国无厘头打压,任正非的第一念是在反思,美国政客如此打压华为,是自已的产品和服务做得还不够好,自已还要更努力。他坚信,惟有造物造人,才是划破混沌的闪电。

2019年年中以后,在任正非的访谈中,他一再强调,华为的5G产品已经好得让大家不得不买,如果美国不用华为的5G,就可能在科技上落后了。“让大家不得不买”,成了任正非的招牌语言。当把一切挑剔、审查和批评,都当成锻造好产品和好服务的资粮,结果一年多以后,华为的产品和服务又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

任正非真正不同凡响的是在一个没有方向的时代,可以把19.4万华为人的心安住在创造大美绝活上。当每个华为奋斗者不断拥抱变化,不推诿,不抱怨,不抛弃,不放弃,不空话,不撒谎。回归本源,点亮心灯。头拱地,出绝活,以创造大美绝活上的确定性穿越环境变化的巨大不确定性。

“头拱地,出绝活”,其实说的是去颠覆既有的思维模式。立足于“我是唯一实存的那位”,无论环境怎样,我要自由地去表达天性,或是挥镰,或是纺纱,或是种植,或是绘画,或是编程,一旦将头拱地进行到底,一头拱进唯一的真实中,便可以享受真实生命的自由了。人在拿出大美绝活时,就要琢磨与造物有关的人本性和物本性,在造物过程中,熟稔了人之性和物之性以后,就由浸淫在物中的灵性去连接天地之灵性,然后去连接广阔无边的天下苍生。巩俐在《夺冠》中扮演郎平一片叫好,她的心得诠释了这个道理:

“人不需要活太多样子。你认真做一件事,会解释所有的事。我觉得人一生中大部分的精力,都应该只放在一件事情上。把这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胜过你把一万件事做得平庸。”

每个当下都认真做好一件事,一啬到底,这样朴拙的智慧,虽然小但天下莫能与之争。接近美,接近神。治人事天造物莫若啬。以“至美、至善、至真、至诚”去造物,就是一啬到底。在当下一啬到底了,也就颠覆了所有的认知和模式,全然只在乎当下的真。

04
结 语

人生为一件大事而来:就是把自己内在还没有存在的天赋潜能,拿出来让它们存在。当一个人至诚于开启潜能拿出大美绝活,解决人世间的痛点,就会达到一种境界:以个人为原点,连接无穷可能性之创造力。这是灰度哲学的标靶。

经由三个定理,我们看到了任正非灰度哲学揭示人类创造发明过程的哲学,提出了一个创造力发生的现实的过程。一如彼得·圣吉所说: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创造的过程,是提出新现实的过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