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华为保卫战?
2020-05-21 17:28:52
  • 0
  • 0
  • 2

来源: 曲高和众

文 | 孟庆祥

一、制裁的方法

首先,解释一下如果违反了美国出的规定,就是所谓出口管制条例EAR,他怎么惩罚你。因为无法转化成惩罚的规定情同屁话,顶多有点舆论作用而已。

惩罚的方法很多,关键就三条。

第一, 我不许你在美国卖东西,这一条很有杀伤力,基本上可以让90%以上的公司就范。美国是个大市场,中国零售市场规模去年和美国基本持平了,如果不是汇率因素,已经超过美国,说白了就是伯仲之间,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美国市场是独大的,这一招很有力度。美国制裁都是大跨国公司,所以罚大众公司那么多钱,大众也得乖乖的交钱。

第二, 罚没你公司在美国的资产,这条一般不用,除非是敌对小国撕破脸皮,美国一直是最有吸引力的地方,绝大多数老牌大公司在美国都有庞大的资产。

第三, 切断你的美元交易清算系统,交易清算系统就像中国人民银行的清算系统,不是有钱就能建的,他是一个管理权力。这条我没有听过有那个公司被美国惩罚,因为这条一用的话,美元的体系和信誉就松动一点。另外,像大国这样的国家由于各种买卖非常多,与许多国家银行建立了自己的清算系统,美国并没有坊间传的那么玄乎,想干啥干啥。

除了上述手段之外,还有一个更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断供,如果你的产品之中有非美国不可的元器件,他给你断供。去年,516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就是采用这一条,前面的三条都搞不定华为。因为这种搞法会伤害美国公司的长期信誉,也是有内伤的。

虽然在商界,大家勾心斗角,平时也会想着如何防止别人掐脖子,关键时刻如何掐别人脖子。但发生的事和仅仅想法是不同的。华为在好多年之前就防止别人掐脖子,搞备胎方案。但是,真掐脖子的时候,备胎计划才会奋力投入,公司意志才会被高度统一。到国家层面,涉及面更广,但经济体之间联系松散,意志就更难统一。2018年美国掐中兴脖子时,国内还有很多人认为中兴确实被人抓住了把柄,假设完全合规经营也没事。到去年,美国再掐华为脖子,90% 以上的人的意志被统一了。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想法彻底被干灭了。

国家层面想问题当然比公知、绝大多数企业主要成熟、深刻许多。大国尤其要防止别人整你,要有反制别人,整别人的战略控制点。

我们是一个后发展追赶型国家,都都学别人的,基本上没有独门秘诀,平时你可以用商业竞争力搞定对手,到了制裁这种关键时期,大国拿不出什么能卡别人脖子的东西很正常。很多年前,我们试图把稀土作为战略控制点,但是稀土作用有限,远远无法构成战略控制点,掐不了别人的脖子。

假设极端情况下,中国反制别国,上述四张牌里我们手里有两张,第一,我确实有庞大的市场,离开这个市场够你喝一壶的。第二,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外国投资,美国投资太多了,也有罚没别人资产的选项。中美之间互掐,美国不敢把欠中国的钱赖掉,最极端的因素是他在中国的企业投资巨大,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几乎没有。绝大多数情况,只用市场巨大一个筹码就可以让别人屈服,这就是大国的经济优势之一。事实即使强如美国,后面的三条也极少动用,一旦动用,造成内力损失,长期影响不利,况且别人也有可能和你拼命。

但中国用前两张牌也不如美国用起来顺手,中国市场够大,但没有足够的话语权。美国不让别人销售,讹诈其它企业大家觉得很正常,因为你违反别人的规定。中国同样操作的话,别人就会说你不按市场规矩出牌,你不是市场经济,你不是依法办事。中国有改革开放这个大目标,所以经常采取戒急用忍的绥靖政策。至于对错,我不做评说,你懂得。

美国可以耍十次流氓,中国一次都不能耍。

即使我们按规则出牌,适度换机,还有很多人说我们不够韬光养晦,是战狼思维,还嫌我们忍耐不够,让渡不多。各有各的理,争论一百年也没有结果,唯有实际发生的情况才能有结果。但这无法做实验,选择道路就是选择命运,多年以后才知晓答案。

美国用了一年的时间,没把华为整死,也没把华为芯片干灭。所以,美国能搞定的招都已经用过了。那怎么继续整呢?

就是今年515美国商务部出台的规定,让芯片制造厂不能给华为供货,但5月15日之前研制的芯片可以有120天的交付期。美国多次游说、威胁荷兰,导致我们无法进口极紫外光刻机(EUV)。但紫外光刻机(EUV)我们进口了一堆。紫外光刻机极限生产能力可以做到7纳米,再高集成度的芯片就搞不定了。7纳米就是现在高端手机用的芯片。

美国自己在芯片制造环节已经没有战略遏制点了,芯片设计软件EDA顶级的三家都是美国的,但这东西不是耗材,你顶多不给我升级,画图软件凑合着用问题不大,可替代性很强。美国应用半导体材料和另外一个公司生产加工芯片所需耗材,但不是独一份。中国所有的耗材都有,只是纯度差一点,就是用中国耗材芯片生产的良率低一点,关系不大。给你戴个口罩呼吸不够通畅,和掐脖子完全两码事。

美国凭什么能让台积电和荷兰的ASML屈服呢?因为美国可以用你不准进入美国市场这一条干你。美国让台积电在美国投资,其实主要是你要把人质压到我这里的意思。台积电也明白,所以,在海外投资很少,他一个月生产870万片圆晶,在海外厂生产能力不超过5%。在美国最新签的生产5纳米芯片的工厂分成9年投资120亿美元,月产2万片圆晶,投资并不大。

按照美国商务部的声明,不特指台积电和ASML,凡是用美国一点点产品的都不能给华为生产芯片,比如中国的中芯国际也用了美国的设备,美国的EDA软件,也不能给华为生产芯片。

中芯国际它是没有能力限制的,第一,它是有美国客户,据考证美国客户的在中芯国际的订单不到20%,砍掉就完了。第二,罚没财产一说不存在,中国大多数企业还没有来得及去美国投资呢,不存在罚没资产的问题。第三,美元清算系统,都是国内企业不存在这个问题。第四,原材料断供。美国不掌握独门耗材,EDA软件、设备都不是耗材,本来就可以使用很久,再过几年又有替代品。所以,不存在美国可以制裁中芯国际的问题。

台积电和ASML就不一样了,上述四招在极端情况下都可以用在他们身上,他们必然会屈服。因为中国也是一个大市场,在芯片制造领域的需求远不及美国。你逼着台积电等企业选边站队也搞不定。况且,为了改革开放的大计,我们不可以越过商业规则去强迫别人做什么,我们只会诱之以利,拉拢腐蚀。另外从客观条件上,我们也只能这样做。特朗普做过的无理的事,我们只要做一条就很麻烦。

给华为断供,对于台积电、ASML等非美国企业绝对也是情非得已,他们也很难受。从稍微长远一点的利益上讲,中国芯片制造的需求比美国还要多,这样的客户也不可能得罪。所以,台积电、ASML也会想法设法和华为,和中国做生意。具体怎么做,我也无从推测。一个显著的事实是美国去年把华为列入断供名单后,2019年,华为又从美国购买了187亿美元元器件,因为美国迫于各种压力,屡次特批可以给华为供货。美国对自己公司控制力度强还是对别国公司的控制力度强?所以,事实上不一定像吃瓜群众担心的那么糟糕。有了主观能动性,商业上的办法是很多的。

美国喜欢虚张声势吹牛逼,这是他们的习惯,也是他们的商业模式,有好处也有坏处,视情况而定。推销产品、创新、价值观有优势,碰上新冠就是劣势,美国刚有新冠时,他们从日捡100万,新型牛逼检测方法、特效药吹牛逼好几个月啥也没有搞定。

二、华为的重要性

2019年,华为研发支出1300多亿,其它16个排名最前面的A股上市科技公司总支出比华为略小。2020年一季度,华为海思芯片销售额26亿美金,排名全球第十大半导体公司,中国半导体公司很多,华为海思之外都是小虾米,体型太小,产品单一,中国半导体行业是一强多星的局面。在技术上,除了华为海思,其它芯片公司基本上没有打到排头兵的位置。

海思还有一个巨大的潜力,就是它的芯片种类非常多。海思主要的芯片都是华为自用,对外销售的只是一些电视机、监控用的小芯片。假设海思也对外销售手机芯片,再过几年对外销售计算机芯片,销售额会飞快增长。任正非有好多次提到前以色列领导人拉宾的以土地换和平,华为不但不对外销售手机芯片,还购买许多高通芯片,可能也是出于以土地换和平的考虑,不想把老美惹急了。

美国打华为并不是为了钱,前面一篇文章说了华为采购美国元器件,又基本不对美国销售产品,2019年采购美国的元器件高达187亿美元,不是一个小数目。美国打华为是要命,最起码要打掉你向高端冲击的势头。

中国如果有华为带头,围绕着芯片的生态就容易建立起来,就会成为从芯片设计、制造到芯片应用的全产业链。假设华为放弃高端元器件主要是芯片的研发,自废武功,我认为美国很快就解除对华为一切封杀。

但这个不可能放弃,放弃之后意味着你随时搞死我。美国一定要搞死你往高端冲击的道路。我们则一定要向高端冲击,矛盾无法缓和。

2019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是4900亿美金,中国使用了其中的60.5%。使用这么多,肯定想自己造啊。国家从2014年开始往半导体行业砸钱,三星以前就是这样搞起来的。韩国搞定了内存和芯片制造两个环节。内存市场巨大,但设计相对比较简单和单一。美国则搞定了各种复杂,各种功用芯片的设计环节。中国国家砸钱搞芯片模式也基本上只能重复韩国的方法,搞内存的制造,用钱堆出来。但海思已经具备了多品种芯片一流的设计能力。一旦海思也搞起来的话,中国就成为从芯片设计、制造到芯片的整机集成全品类国。所以,海思的芯片是中美必争之地。

三、中国的筹码和反制策略

美国的制裁方法不讲理、无耻,确实会损害美国的长期利益,但老特不管这么多。这种制裁方式首先会导致许多企业逐渐去美国化,找替代品。

世界战略咨询排名第一个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刚出一个题目为《对华贸易限制如何结束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领导地位》的报告,报告的基本结论如下:

如果美国维持对当前实体名单实施的限制,他们的全球份额将损失8个百分点,收入将损失16%。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销售产品,实际上会导致技术与中国脱钩,那么它们将损失18个百分点的全球份额和37%的收入。这些收入的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的大幅削减,并导致美国半导体行业失去1.5万至4万个高技能直接工作岗位。

因此,韩国很可能在几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半导体领先者;从长远来看,中国可能会取得领导地位。

其次,美国现在一方面大力搞制造业回归,然后又把美国的外企资产作为“人质”,根据他的需要,随时制定有可能罚没别人财产的财产的方案,是你你会去美国投资吗?中国很多富人,才财产转移到美国,因为他们认为天朝不一定安全,美国一定安全,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就不展开说了。

中国的筹码也是很多的。我们不会弄死苹果、弄死许多美国公司极端的做法,虽然我们能做到。我们手中的筹码有:

第一, 我们对贸易顺差,对美元的需求已经大大下降。因为,美元发行信誉的损失以及我们巨大贸易量和丰富产品种类本身会让人民币在贸易中的比例快速上升。如果我们不犯大错误,这个速度会非常快。举个间接的例子,2010年我国GDP刚超过日本,10年后已经是日本的3倍。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一旦开始,速度要远快于经济发展。人民币自由兑换时机估计快到了,在此之前排除很多顾虑,美国利用金融搞停了很多国家的发展,不得不周密考虑。但我认为人民币自由兑换不会是非常遥远的事,一旦这个口子开了,人民币国际化会很迅速的。中国其实对美元的内在需求已经下降。

第二, 不追求获取更多美元,不追求顺差的贸易谈判容易多了。美国有优势的产品尽管买,他爱给我们上税就上,他追求贸易平衡的需求可以理解。

第三, 以前早贸易谈判中不提华为其实是错的,华为不是贸易配额这个道理我上一篇文章已经讲清楚了。他跟你谈贸易,再单独打华为,你说谁吃亏?

华为靠自己的能力只能解决问题,不能将其它公司怎么样,只有国家才有这个能力,现在不搞其它公司,解决问题非常困难,所以国家出面已属于必须。有了上述三个条件,拯救华为高端芯片就有两个方法:

第一、 我要重复一下上篇文章的观点。美国要把华为冲击高科技的能力打掉,我们则是要保护华为这个能力。国内搞新基建,各省上项目给华为。我认为这不重要,华为不差钱,不缺钱。华为缺的是养高科技生存空间和时间。假如华为7纳米的芯片加工搞不定,更低纳米数的高通等公司就会把华为搞落后许多,或者搞死。那就要对高通等高端芯片上重税,这个道理很简单,每个国家都用类似的方法保护幼稚工业的成长。华为不是幼稚工业,只是加工环节我们需要点时间追赶,这一定能搞定的事为什么不搞呢?限苹果在中国销售,给高通等芯片苛以重税,两三年可能就搞定了。到时候中国从芯片设计、制造、整机集成都具有无比的规模和竞争优势,这是一个肉眼可见的事实,不存在不确定性。

第二、 你搞台积电不让他给华为加工,ASML不让他给中国供货,我就调查ASML的极紫外光制品(EUV),理由是反垄断,美国公司收购欧洲一家公司,也要中国商务部盖章才行,中国是半导体应用第一大国,有这个话语权。现在中国已经有很多紫外光光刻机(DUV),中芯国际已经可以量产14纳米,以前没有客户,现在有了华为这个大客户喂单,上量爬坡很会快,DUV也可以生产7纳米芯片,但中芯国际还没把工艺搞定,估计不会用很久,有华为喂食,成熟会很快。7纳米就是现在市面上最新型手机的最高端工艺。但是,台积电、三星马上5纳米上量,然后3纳米试产。现在华为芯片加工被按下了暂停键。中国的方法是我也限制你,对EUV光刻机的产业链进行反垄断调查,搅和这你不能很安心的搞,如果他设备受到阻挠,进步就缓慢。从制成芯片上进行限制,就让更高端芯片丧失规模分担加工成本的能力,整个产业链就会不堪重负,恶化上游生产厂商的财务和研发投入能力。Intel芯片制造一直捏在自己手机,他的制造工艺更先机一直是核心竞争力,现在Intel芯片制造工艺已经落后于台积电和三星将近两代了,就是因为计算机芯片需求没有手机芯片这样大的规模,无法分担昂贵的成本。

很多人说要不要搞思科、波音、IBM等等,我认为都不要搞,从钱的角度考虑问题出发点都是错的。现在我们不是要搞死美国某个公司,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搞个几十亿美元让他痛一下也没用。我们的举措一定是围绕着保护华为的高科技能力,要从这方面做文章才行。

4、关于120天的延时

在美国商务部515规定出来后,有个莫名其妙的条款,就是在5月15日之前华为设计的芯片可以加工,时间长度是120天。华为显然会利用这个机会窗屯很多货。

那么,美国既然要往死里整华为,为啥还出这个一个规定,不立即执行?网络上有个帖子到处刷屏,说美国这个招其实是一个陷阱,目的是诱导中国在芯片制造领域花很多冤枉钱。作者还没有想到2000多年前,韩国(非现在的韩国)在秦国东面,为了消耗秦国国力,派出水力专家郑国劝说秦国修水利工程,就是所谓的疲秦之策。

这蛋扯的太远了。

120天的延时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搞不定,美国并不是想他自己说的那么牛逼,你不让台积电加工,台积电就不加工了?如果美国无限牛逼直接强买台积电,强买ASML不就完了吗?做不到,桌子底下的事情被声明复杂得多。第二,120天大概是9月15号。总统大选投票是11月3号。这个时候是特朗普需要业绩的节骨眼。特朗普先放一个胜负手出来,到时候中国送上大量采购,接受不对称关税等,特朗普是很风光的,他就是要这个业绩。有什么关系呢?给他。因为现在对美元没有那么大需求了,

5、变数

除了四五个月之后要进行的美国总统选举,还有一个变数。

新冠疫情的延续已经对经济的影响是一个不确定因素,确定的就是美国现在是最虚弱的,二季度GDP摔到地板上了,失业率在20%以上。复工之后,效果如何不确定。大选之时,疫苗能不能搞定不确定。

现在,全球有10款疫苗进入了临床,其中我国有5款,5款中有4款是灭火疫苗,一款是腺病毒载体疫苗。美国有3款进入临床,美国有一家疫苗新科技公司Moderna研制的mRAN疫苗,是一种新技术,大概是本月16号说疫苗效果不错,然后股市大涨回应。后来,有专家又对公布试验数据提出疑问,股市又大跌。

然后,美狗、美吹又出来吠叫了。说美国就是牛逼,人家的mRNA是新技术,中国研制疫苗还用古老的方法。我之所以说这个并不是吐口舌之快嘲笑美吹,这是代表美国的一种思维方式,也有很多人是这种思维模式。

狼都来了,抄家伙上啊。有烧火棍、板砖、菜刀,有啥用啥,你还琢磨武器的先进性之后耽误功夫。新冠在美国流行,他们的失误有这方面的原因,总想与众不同,用牛逼的、创新的解决方案。牛逼、创新解决方案不确定性大,有高风险的。

中国的研制疫苗的方案就是饱和攻击,在全部5条路线上部署了17只队伍不计代价,日夜奋战。中国制造,中国搞芯片也是这个套路,当然费钱,没有办法。芯片是成熟的东西,只要时间,我们不存在搞不定的问题。

假设美国大选时,中国疫苗成熟了,美国疫苗失败或者还没有成熟。特朗普为了搞到中国疫苗,必须屈服。假如美国搞定了,老特就牛逼了,我们指望不上,还要自己搞定。假如都没有搞定,美国疫情起码是不容易控制的,将不利于老特的选举,经济糟糕到一定程度,他还有能力和我朝死磕到底?

所以,疫情是一个极大的变数。我们现在不着急,把主要的对付美国的方案,拯救华为搞技术香火的方案充分论证推演,多角度想问题,想出路。防守、攻击、反制的各种可能性想清楚。战略的问题就不用想了,因为我们只需要两三年的时间,胜利是必然的。关键要把战术搞定,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