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出售,经销商接盘,荣耀往哪里去
2020-11-17 19:57:54
  • 0
  • 2
  • 0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一场相关产业链发起的自救行为,能否让脱离华为的荣耀继续荣耀?

文|高欢欢

编辑|李薇

头图摄影|肖丽

华为最终选择“卸下”荣耀。

11月17日早间,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智信新”)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随后,华为在官网发布了出售荣耀的相关声明,称“对于交割后的荣耀,华为不占有任何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与决策。”

对于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华为方面认为,这一决定是“在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的艰难时刻”做出的,而目的则是“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

深圳智信新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和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对于此次收购,华为在声明中也表示,“共有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联合发起了本次收购,这也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行为。”

30余家荣耀代理商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山东怡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顺通投资有限公司等,各自优势不一样,拥有着不同渠道覆盖模式。

据证券时报报道,一位接近荣耀的人士表示,目前荣耀员工并未有太大变动,大多数员工入职时劳动协议签的就是荣耀终端,一些不是的可能要重新签约,“一切如常,感觉军心很稳,而且明年目标是干三倍。”

受此消息影响,与交易相关上市公司集体高开。天音控股高开2.27%,苏宁易购高开2.7%,深高速高开2.68%。而此前一度与华为荣耀传“绯闻”的神州数码则开盘一字跌停。

对于具体的交易金额,公告中没有披露。不过,据虎嗅报道,此次交易的价值约为400亿美元,约合2633亿元人民币,市场猜测,这是荣耀对标小米的估值来做的交易。

11月17日上午,赵明微博认证第一时间进行了更新,从“华为荣耀业务部总裁”变更为“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宣示着他和荣耀,将开启一场新的旅程。

产业链自救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智信新成立于2020年9月。从股权穿透信息来看,最终大股东为深圳市国资委。

出资名单中,包括天音通信、北京松联、普天太力、中邮器材等国内颇具影响力的手机渠道商,也是荣耀渠道的老合作伙伴。此外,还有线下卖场深圳顺电、电商代表苏宁易购,以及全国各省手机分销商。

值得注意的是,据此前报道,荣耀的出售并不涉及所有权的变更。这一传闻也在声明中得到了证实。作为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深圳智信新承诺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在业务侧将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场化原则,与其他经销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机会。

此前曾有报道称,神州数码、TCL乃至小米等公司都曾是荣耀的意向收购方,但在最终收购名单中均不见它们的身影。

渠道商全面接盘荣耀,似乎是最优解。

荣耀与华为分家后,缺的不是启动资金,而是对渠道和供应链强有力的把控,渠道也是荣耀独立后能够安身立命的重要法宝。

深圳智信新在声明中表示,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更是一次产业互补,全体股东将全力支持新荣耀,让新荣耀在资源、品牌、生产、渠道、服务等方面汲取各方优势,更高效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

声明还承诺,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

这被解读为,在公司决策上,荣耀新管理层仍具有相当大的自由空间。

华为多名高层将加入荣耀担任核心高管。腾讯一线报道,昨晚华为召开的股东会议已确定了新荣耀的管理团队及人员安排,多位华为高管将空降新荣耀,包括华为消费者业务COO万飙、荣耀总裁赵明、华为产品线副总裁方飞、华为消费业务中国区零售管理部部长杨健等。

万飙将出任新荣耀董事长,主抓其擅长的供应链管理,以确保新荣耀产品所需各类芯片的供货;赵明将出任新荣耀CEO,负责公司日常运营,主抓渠道,赵明在华为任职超过22年,2015年3月接任荣耀总裁一职,全面负责荣耀业务,他在任期间,荣耀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手机品牌之一。

原华为消费者业务产品线副总裁方飞将出任新荣耀产品线总裁,负责新荣耀产品线规划。

由于此前荣耀与华为共用供应链,所以荣耀并没有自己的供应链团队。不过,近期至少有6000名以上华为供应链员工加入了新荣耀。

换个活法

还有一个月迎来自己七周岁生日的荣耀,决(被)定(迫)换个活法。

荣耀手机是华为手机2013年开始运作的子品牌,效仿小米的互联网手机打法,从线上起家,主攻中低端市场。

自宣布独立运作后,荣耀与小米的竞争日趋白热化:从产品参数到售价,从发新机节奏到宣传,火药味十足。而依托“复刻”小米和华为的技术平台,荣耀逐渐在中低端市场站稳脚跟。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荣耀以5450万部的销量、789亿元的销售额,登上中国互联网手机第一的宝座;2018年,荣耀同比增长率超过30%。

据第三方调查公司GFK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手机行业整体大盘下滑近10%的背景下,荣耀在中国市场份额整体达到13%,成为排名第四、增长第二的手机品牌。

荣耀之所以崛起,与华为的支持密不可分。荣耀与华为师出同门,在芯片、算法、操作系统,甚至到通信、材料及终端应用上,都能共享华为集团的研究成果。

但荣耀也受制于华为。比如最新的海思麒麟芯片基本都是华为旗舰先用,然后“下放”到荣耀。而一些尝鲜性质功能,则会首先在荣耀上线,成熟以后再应用到华为手机上。

然而,在美国政府不断升级的打压下,华为手机面临无“芯”可用的境地。这一点从荣耀发布新机的节奏就可以看出端倪。今年7月之前,荣耀发布了四款新机,之后便再无新机发布。对此,任正非最近也亲口承认,美国打压后,华为有些产品线收缩了。

随着国际政治和产业环境变化,荣耀乃至华为逐渐走向了新十字路口,收购消息也是几经传闻,直到今天揭开序幕。

如此来看,荣耀与华为的分割多少有些悲壮的意味。

浦银国际分析师认为,对华为而言,剥离荣耀手机业务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首先,可以缓解今后两三年无“芯”可用的困境;其次,能集中资源发展智能手机的优质业务;另外,还可以过得充足的现金流,可以“集中力量干大事”,以更好地抵御外部不确定性及发展重大战略业务。

有消息人士透露,不只是荣耀,中低端机型比如畅享有可能随此次交易一并剥离,未来华为会主攻Mate系列和P系列这样的高端机型,还会大力发展鸿蒙系统和HMS生态。

而对荣耀来说,从华为体系独立后,其采购零部件可能不再受美国政府的禁令限制,而且可以开发中高端机型。但待解的问题是,荣耀将与华为做多大程度切割,以及如何提升自有品牌力及保证原有战斗力及芯片供应等。

显然,脱离华为羽翼的新荣耀前路漫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