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华为——为有牺牲多壮志
2020-10-02 17:43:57
  • 0
  • 0
  • 0

以下文章来源于南郭比特 ,作者南郭比特

1951年5月30日,在朝鲜铁原一片长不足50里,宽不足40里的地带,进行过一场阻击战。一边是5万余人,拥有飞机与坦克的美军联合部队;一边是人数不满万的轻步兵,中国的第63军189师。

是年的这一天,美军在进攻后的第一个小时,向189师的阵地发射了四千多吨炮弹,超过美军作战规定炮弹限额的五倍。美军飞行员从空中俯视这个地带后认为,“在那些地方,不可能还有任何生物存在了”。

当美军穿越铁原时,弹坑中却出现了两百多个阵地。遭受饱和打击的189师没有倒下,化整为零继续战斗,还有一个人在,他们的阵地就在。美军迅速发现了这些阵地的弱点,单个阵地上的兵力不足,容易被逐个击破。

如美军所料,战斗打响后,这些阵地不堪一击,没有一个阵地能够阻挡他们半个小时的攻击。每半个小时,189师失守一个阵地,士兵无一生还。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半天、一天,这些不堪一击的阵地阻拦了美军三天三夜。

美国人终于醒悟,这些相互间并不救援的阵地是准备好了让他们来打的,阵地上的士兵是排着队准备去牺牲的。几天过后,完成阻击任务的63军军长傅崇碧,见到彭老总时嚎啕大哭,“我要兵”。

美军指挥官李奇微不想打了,他投入了朝鲜战场上所有可能的力量,依然奈何不了这支铁军。双方正式谈判。多年之后,军事学家公认,这支在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是人类战争史上的轻步兵之王。

如果将这支轻步兵在朝鲜的艰辛岁月浓缩在一处,放到一个更大的棋盘中,会发现这里的一切是一次整体的阻击。这次阻击使年少的中国获得了短暂的休整。

此后这个国家砸锅卖铁。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中国完成了两弹一星的最后一块拼图。中美正式建交。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周边再无战事。

和平时间总是短暂。五十年过后,中美行进到十字路口。美国再次向中国发起攻击,美国没有使用飞机与大炮,而是半导体科技,使用似曾相识的饱和打击手段,戟指华为。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规定,“美国半导体公司向华为出口产品需要获得政府许可”。这个规定没有打垮华为,华为未雨绸缪,化解了这场危机,几乎所有产品都做到了去美国化。

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制定了更加苛刻的条款,“华为不能使用美国产品设计半导体芯片;使用美国设备的半导体工厂不能为华为生产芯片”。

没有半导体产业的支撑,华为只剩下一个空壳。在西方人眼中,华为无法逃过此劫,退出这个舞台只是时间问题。

华为没有那么容易死,这个公司从现在开始养猪也绝对死不了。这家民营企业,有艰辛的开始、辉煌的过去、冰冷的现实,与必然涅槃的未来。

01

1987年,华为创建于深圳,从代理销售程控交换机起步。依照任老爷子的说法,“因为华为把这个代理产品销售得太好了,以至于原厂不给我们提供货源了”。华为遭遇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危机。

求人不如求己。华为不再准备寻找其他原厂继续做代理,选择了自主研发。此后的几代华为人,在退休之前,生活枯燥无味,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一路摸爬滚打,方有今日成就。

华为的本质是组织与文化。他们当年选择了通信行业,成为了一个高科技企业;如果他们当年选择养猪,中国会多一个顶级的生命科学公司。改革开放40余年,华为走过的路是许多优秀中国企业共同走过的路,是中国在这个大时代的变迁中,一路奋然而前行的缩影。

华为并非无所不能,在顶层科技领域,距离世界最高水平仍有不小的差距。华为有三个主要的事业群,运营商BG(Business Group)、企业BG与消费者BG。这三个事业群开发的产品,简言之是形态各异的盒子。这些盒子由半导体芯片与软件两部分组成。

在运营商BG开发的基站盒子中,是半导体芯片与无线网络相关的软件;在企业BG开发的交换机与路由器盒子中,是半导体芯片与有线网络相关的软件;在消费者BG开发的手机盒子中,是半导体芯片与智能手机相关的软件。

在这些盒子中,半导体芯片是1,软件是其后的若干个0。决定一个电子产品价格的是软件。软件系统越复杂,所需要的人力越多,这个盒子的附加值也越高。但是没有半导体芯片,这个电子产品的价值归零。

在美国对中国友善的那段美好时光,中国的科技公司可以从美国购买半导体芯片,搭建自己的产品。华为很早就意识到半导体的重要性,在2004年成立海思半导体,正式进入这一领域。

华为海思的起步异常艰难,成立后的前五年,所推出的产品多是华为各大事业群茶余饭后的笑谈。海思第一款用于智能手机的芯片叫做K3V2。K3指喀喇昆仑山的第三个高峰,叫V2自然是因为之前还有一个失败的V1。

2013年1月,华为终端推出的Mate1和P6手机使用了K3V2处理器。K3V2处理器的短板是GPU,当时华为海思选用了图芯公司提供的GPU。这颗GPU几乎给Mate1带来灭顶之灾。

在当时,采用高通方案的旗舰手机都支持1080P的屏幕分辨率,K3V2仅支持720P。图芯的GPU与多款游戏存在着兼容性问题。

这个短板,使Mate1将客户定位为商务人士。相对于视频的清晰度,商务人士也许更在乎Mate1能够砸核桃的硬度。无心插柳柳成荫,华为的Mate系列手机后来成为了商务手机的标杆。

海思在半导体设计领域,延续跟随并超越的战术,并大获成功。2014年,麒麟处理器系列替换了K3V2,通过对软硬件一体的垂直整合,麒麟系列处理器的综合性能逐步战胜了高通的骁龙系列,成为华为旗舰手机的首选。

这个能和美国最优秀的半导体设计公司一较高下的海思半导体,依然有可以被攻击的弱点。在半导体的制造业,特别是在这个制造业的上游材料与设备领域,这个公司背后的国家几乎一无所有。

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个唯一使中国成为一支不容忽略的力量。这个唯一也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摸索前行的真实写照,是我们一路沿着他人指引,逐一覆盖的结果。

大而全的覆盖,没有使中国成为一个科技强国,但为中国成为科技强国奠定了基础。几代人的努力,今日的中国在科技领域不是全方位落后,欠缺的是基础学科的进步和一些用时间才能磨砺出的底蕴。

中美贸易战之后,许多人以为中国应该韬光养晦,这场战争来得太早了,再等上几年,也许不需要华为再打这场阻击战。只是美国不会给你这种机会,这场战什么时候打由美国决定,他们永远会打在中国即将起势的前夜,中国哪个科技公司最强他就打哪个。

这个民营企业与强大的国家机器之间的斗争并不对等。但在集结号吹响之前,中国不会也不能去救这个公司。现阶段依然不够强大的中国,需要回避一切与美国的终极决战。诺大的一个中国,这样对待华为,并不公平。

这个“并不公平”,就是这个大时代所赋予华为的使命。

02

华为手中没有像样的武器。华为海思的主业是半导体设计,半导体制造依赖于台积电与中芯国际。台积电在半导体制作领域处于世界之巅,对半导体材料也有着深厚的积累,但是台积电也有上游。这个上游是半导体的设备与材料,没有上游产业的支撑,台积电也会瞬间瓦解。

半导体的设备与材料,不是在美国手中,就是在美国的盟友手中。这个现实使台积电在美国极限施压华为时,连施予援手的想法都不敢有。半导体的设备与材料还有上游,这是量子力学的用武之地,也在美国手中。

量子力学与相对论是现代科技的两大支柱,与半导体产业直接相关的是量子力学。量子力学兴起于二十世纪之初,当时的中国四分五裂。1927年,在量子力学的发展步入高潮时,中华大地刚刚打响立国的第一枪。

1927年的10月24至2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了第五届索尔维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光子与量子”。当世最顶级的物理学家云集于此,会议参与者的合影被称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具智慧的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29个人,有1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剩下的12位也在物理学界声名赫赫。在这次会议中,科学家的讨论从如何解释量子力学开始,一直到争论“上帝是否掷骰子”。量子力学在这些争论与质疑声中,逐步被科学界所认可。

这些科学家本应该继续在欧洲从事心无旁骛的研究,却因为纳粹的出现而中断。始于1933年,被迫害的犹太人遍布世界上每一个角落。1933~1941年间,美国接纳了1090个科学家,其中包括爱因斯坦。

二战爆发前夜,美国凭借着这些人,在科技领域站上世界之巅。二战期间,美国不抢钱也不抢地,只要欧洲最顶级的科学家。美国先后制定了“云遮雾绕”与“曲别针”计划,仅从德国就引进了457名科学家。

陆续涌进美国的科学家,使发源于欧洲的量子力学,在美国落地生根。二战之后,晶体管与集成电路先后诞生在美国。硅谷的出现,使半导体产业成为美国科技的基石。

半导体与量子力学密不可分。不仅是半导体,近现代的新兴材料几乎全部建立在量子力学的基础上。中国在顶级科技层面的落后,就是在量子力学应用领域的落后。这个落后,集中体现在产业链的所有上游之中。

在半导体设备中,光刻机最为重要,光刻机与量子力学密不可分。荷兰ASML公司生产的EUV光刻机,有两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是EUV光源,另一个是基于反射的光学系统。

EUV光源的波长是13.5nm。当金属锡在进入到等离子态,高阶等离子能级跃迁时,会向外辐射出13.5nm波长的EUV光。等离子态是物质的第4种状态,物质常见的另外三种状态是固、液与气态。在地球表面的自然环境中,没有什么物质呈等离子态,但是在整个宇宙,99%的物质呈等离子态。

ASML的EUV光源采用两级激光接力的方式产生,第一级激光将锡粒击成饼状,以匹配第二级激光器的切面。在第二级激光的烧烛下,锡粒等离子化,之后再持续加热,即可向外辐射出高强度的EUV光。

多数读者仅通过这些简单的说明,很难理解EUV光源的产生过程,但你们仅需了解,“高阶等离子能级跃迁”是量子力学的常识即可,没有量子力学的理论与实践做支撑,大功率的EUV光源无法实现即可。

EUV的波长非常短,无法穿透已知的所有透镜,只能采用反射方式搭建EUV光刻机的光学系统。上世纪末科学家发现由“钼硅”或者“钼铍”组成的多层干涉膜,对垂直入射的EUV光线,反射率在65~68%之间,可以用来制作反光镜。

这种基于多层干涉膜反光镜的制作难度究竟有多大?来自德国卡尔蔡司的工程师是这样说的,“如果将这个反射镜等比扩大至德国的领土面积,其最高的凸起绝对不超过一厘米”。

将这个反射镜还原至正常尺寸,这个误差将进入皮米范围。量子力学是微观世界的通行法则。没有量子力学的支撑,依靠砂纸打磨不出这种镜子。其他半导体设备,如蚀刻机与各类检测设备,也与量子力学紧密耦合。

03

至今为止,量子力学的最高端在美国手中。掌握这个至高点的美国,在产业链最上游把持着高科技公司的命脉,其中包括华为。

美国可以使用“什么路都不能走”,“走我规划的路”与“随便走”,这三种方式自由进攻华为。

美国对待中兴的方式是“走我规划的路”。2020年5月15日之后,美国对待华为的方式是“什么路都不能走”。目前没有完全脱离美国技术,而且具有先进半导体工艺制程的工厂,华为海思的数字芯片即将无米下锅。

华为海思也许会被迫放弃与数字相关的半导体业务,也许会散做满天星。国内一些嗜血的资本为这个传闻蜂拥而至。华为海思不会简单地散为满天星,可能与铁原战场类似,“将万余人化整为零,分散为多个小阵地”。

历史有惊人的巧合,却不会简单重复。这些散开的阵地,很容易被美国追踪,同时攻击而无需逐个击破。这些阵地将是华为阻击美国的主战场。升官发财,行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眼中只有利益的资本,请远离此地,一把再锋利的剑到了你们手里,只能是一把生锈的钝刀。

与模拟相关的芯片,华为海思不能放弃。这类芯片对工艺要求不高,不需要EDA工具的辅助,可以相对容易地找到一条无需美国技术的生产线。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模拟类芯片将是华为海思未来能够涅槃重生的种子。

华为海思也可以采用另外一种方式,借助中国在半导体产业上游中有限的力量,打通整条产业链,从8英寸的半导体制造开始,逐步过渡到12 英寸,从90nm开始,追赶半导体先进制程。在半导体产业链中,中国所缺少的设备与材料极多,几乎相当于从零开始。这条路无比艰辛,却避无可避。

华为也可以真去养猪。当美国以为华为养猪不过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时,那就把猪养成中国第一;当美国以为华为在真心养猪时,那就把半导体的设备与材料都准备好。守则藏于九地之下,攻则动于九天之上,能写出资治通鉴与孙子兵法的民族,只为生存时,办法总有。

美国人没有给华为留后路,也没有给自己留后路。华为若败,中国尚有回旋余地。华为能继续活下去,美国可就真的败了。周边骑墙的国家,看着美国连一个华为都拿不下时,不会相信美国能在这场贸易战中取得全胜,中国逐步蚕食美国将成为必然。

华为近期的重点在于阻击,在于活下去,养猪并不丢人。最后能够抵挡住美国的还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国。我们拥有一个巨大的优势,时间是站在中国一边的,时间拖得越久,中国的准备越充分,对美国越不利。美国越希望速战速决,中国就越得拖着。

两年,十年,或者二十年,我们都可以拖着,顽强的阻击并活下去。在此期间,中国需要再一次砸锅卖铁,不是砸在人工智能,不是砸在自动驾驶等应用领域,不是砸在任何可以归纳为数字逻辑推理层面的科技,而是用最短的时间补上量子力学这门课。

在量子力学领域,中国并非一无所有,中国的一些企业在量子计算与通信领域已经有所成就。在量子力学相关的材料与设备领域的落后,我认为不算太大。西方科学家已经探明了路径,中国只是抄一遍作业,不是开创一个新的产业。

中国有机会将西方用120年走完的路,缩短到二十年甚至更短。

在量子力学领域,中国千里马匮乏,所以更需要有“千金买马骨”、“徙木立信”的态度。绝大多数普通人不具备成为千里马的可能,但能够帮助这个国家创造“迎接与培养千里马”的环境。

对于普通人,懂一些量子力学会多一种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在量子力学领域,西方的力量已用其极,很难使这个学科更进一步。量子力学中的一些哲学思想,与东方的智慧更加相近,中国有机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量子力学相关的全产业链,不应该由华为单独承担,甚至不应该由中国单独承担。这个领域本是全球共此明月,中长期需要广泛的合作。在短期,我们必须依靠自身,在这个产业链中,搭建一个能够脱离美国技术的最小闭环。

只有完成了这个最小闭环,其他人才会不怕报复放心与你合作;只有完成这个闭环,我们才有资格在科技领域与对手正面交锋。

我们不希望有战争,但是这次战争不以我们的意志而转移。在这场大战中,此时的我们除“男儿年少当跨马提枪共赴国难”之外,所剩的选择并不多。

04

在新冠疫情中,这个民族向世界展现了令人生畏的凝聚力。我们不再是一百年前,被少数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的民族;而是在民族存亡之际,所有人都能挺身而出,挽救其于万一的民族。

两年即将过去,疫情总会过去。美国因为疫情而超发的货币,会逐步发酵,也许他们会找我们签署一些协议。不管这些协议将如何写,都请放弃幻想,不能动摇在科技领域一路向前的决心。特朗普向世界展示了“今天签协议的目的,就是为了明天去撕毁的”。分裂中的美国,能出一个特朗普,就能够出第二个。

在这次大战中,我们不用如祖辈般上阵杀敌。普通的老百姓,在购买产品时,可以有所倾斜。未来华为完成国产全产业链的闭环之后,我会购买他们的手机,即便这个手机只能打电话。多一些试错机会,这些产品会越来越好。

在资本市场上,可以适当参与一些产业链上游的机会。产业链的上游需要不了太多钱,大头在国家层面。如果这仗打赢了,必是一本万利;如果这仗打输了,这些钱即便留在自己手中,也总会被他人千方百计盘剥了去。

还在念书的孩子们,需要选择一个好专业。何为好专业,是与大趋势同行,与国家的大战略同行的专业。与产业链上游相关的科技行业对于今日中国,相当于建国时期的两弹一星。

战场的直接参与者,坚持下去,尽可能长的获取缓冲时间。也许我们的进步很缓慢,但在可见的未来,对手的进步更加缓慢。时间越长,我们获胜的可能性就越大。两年不够那就十年,十年不够那就二十年。

二十年过后,现在刚上小学的孩子也已经长大。在你们当中,或许有人会翻阅这二十年的历史,也许有人会看到这篇文章。此时此刻,现在的我想对未来的你们说几句话。

这个民族并不好战,在铁原的阻击阵地,一个连队在减员15%之后,才能发挥最大的战力。他们是普通人,他们怕死,他们的牺牲使我们活得比他们更好。我们今日的战斗,也是希望明天的你们能比我们活得更好。

我们或许胜利,或许失败。如果我们失败了,接力棒会传递到你们手中,坚持下去,让你们的后代比你们活得更好。如果我们成功了,在你们为这个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自豪时,善待这个国家,善待曾经的对手,善待这个世界。

一个民族的崛起意味着更多的担当,启航之舰上所搭载的不应该是仇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