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去年没有被美国掐死,今年怎么打?
2020-04-02 06:46:56
  • 0
  • 1
  • 2

来源:财经十一人 

只要零部件不断流,2020年华为虽然不会出现高增长,但也没有那么悲观

图/视觉中国

文 | 周源

编辑 | 谢丽容

3月31日,华为公布2019年年报。报告显示,华为2019年营业收入8588.33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人民币,经营活动现金流914亿元,同比增长22.4%。

这份年报创造了历史。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附属子公司列入“实体名单”,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华为将无法从美国公司购入软硬件产品及服务(以下简称“5·16制裁”)。

当今世界,以集成电路为核心的信息科技发端于美国,多种科技产品的核心芯片、操作系统和关键软件均为“美国造”,中国整体处于信息科技产业链的中下游。但华为并没有“一掐即死”,反而维持了一个千亿美元营收的跨国科技公司继续生存,这要归功于华为忧患意识深入骨髓,在研发、商业实力、业务连续性管理等多个方面有深厚的积累。

但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称,接下来的2020年才是华为最艰难的一年。

徐直军称,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已经接近一年,该公司的核心零部件储备消耗大半,而且美国还时时传出制裁升级的风声,加上新冠疫情黑天鹅不仅冲击生产,更有可能导致全球经济下滑需求萎缩。

多重因素叠加之下,徐直军说:“2020年(华为)争取活下去,争取明年还能发年报。”

中国个人消费者贡献了86%的业绩增长

从地域来看,2019年全年营收增长1376.31亿元,其中中国区营收增长了1345.7亿元,这说明该公司2019年的营收增长的97.8%来自本土市场。

海外市场虽然整体持平已经颇为不易,但是美国制裁确实为华为海外扩张按下了暂停键。

2018年,该公司海外业务处于高速增长态势。华为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全年营收为7212.02亿元,其中海外业务营收为3490.4亿元,占总体营收的48.4%,相比2017增长19.9%,也超过该公司整体营收增长率19.5%。而2019年迅速跌至持平状态。

不过,华为目前基本保证了该公司在海外最重要的地区——“欧洲、中东、非洲”。

华为将海外业务按地域细分为四个区,分别是“欧洲、中东、非洲”、“亚太”、“美洲”、“其他”。“欧洲、中东、非洲”一直是华为中国以外最大的区,收入占整体营收24%(2019年数据)。

“欧洲、中东、非洲”也曾是华为海外业务增速最快的地区。2018年,华为“欧洲、中东、非洲” 与“美洲”增长最为迅猛,分别增长24.3%和21.3%,超过当年中国区增速(19.1%),也超过华为2018年营收整体增速(19.5%)。而到了2019年,华为在“欧洲、中东、非洲”勉强实现了0.7%的增长,维持了华为海外整体业务的稳定,“美洲”保持9.6%的增长,“亚太”则大跌13.9%。

表1:华为2019营收分布(按照地区)

数据来源:华为2019年报

在华为年报里,该公司将海外业务2018的大增和2019年的停滞都归因于智能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美国制裁之前,华为手机在欧洲市场已打入中高端市场,与三星、苹果争辉。2018年年底,该公司称,华为手机在欧洲有50%的收入来自于高端旗舰机型。

美国制裁使得华为手机无法再使用谷歌GMS服务,迅速导致销量大跌。第三方机构Canalys统计结果显示,华为手机2019年第二季度在欧洲的出货量为850万部,较去年同期的1010万部减少了160万部,同比下降16%。

华为手机在海外虽然显著下跌,但是在本土市场创造了销售奇迹。

2019年,华为智能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营收4673.04亿元,相比2018年增长1184.52亿元,而该公司全年收入增长为1376.31亿元(且97.8%来自国内),这意味着,2019年华为86.1%的营收增长来自于消费者业务,而且是中国区消费者业务。

表2: 华为2019营收分布(按照业务类型)

数据来源:华为2019年报

中国手机业务的真实贡献很可能超过了86.1%。

虽然华为并没有公布具体业务在不同地区的营收,但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IDC数据显示,华为手机海外出货量从2018年的1.01亿部减少至1亿部(2019年数据),减少了100万部,中国市场出货量则从2018年的1.05亿部增加至1.406亿部(2019年数据),增加了3560万部。海外降中国升,所以华为中国区手机消费者业务贡献实际应大于1184亿元,对华为营收增收部分的贡献占比也超过86.1%。

但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低迷,整体盘子同比下降7.5%,中国民众支持华为的同时,中国其他智能手机厂商均遭受了双位数的降幅,苹果2019年出货量也降低了9.7%。

接下来一年,消费者业务继续保持上涨的空间已经很有限,华为目前正在加紧自有操作系统鸿蒙的进度,或许能够为消费者业务挽回海外市场,但短期这对华为而言是一笔巨大投入。

如果说消费者业务在2109年为华为业绩增长贡献了绝对的力量,那华为第二大业务,运营商业务则是该公司保持稳定的另一块“压舱石”。

华为运营商业务连续三年处于接近3000亿元人民币关口。2018年,运营商业务同比微跌1.3%,2019年实现了增长,同比增长3.8%。并且,消费者业务最能体现其技术实力,华为在这一领域已经处于世界第一的位置。5·16制裁后,华为迅速对外界宣布,运营商业务的“洞”最先被补齐,徐直军透露说约30亿美元收入来自5G业务。2019年是5G建设元年,2020年走向提速,这会给华为带来机会。

受影响比较大的是企业业务,企业业务占整体营收比例虽然只有10.4%,但由于面向的客户是全球广大企业,从增长潜力来看,该业务非常重要,曾被华为视为继手机业务之后的未来业绩增长点。2018年华为企业业务保持23.8%的增速,2019年增速跌至了8.6%,华为企业业务集团的一位资深员工表示,和消费者业务一样,主要是中国区收入维持了整体的增长。

如何扛过制裁与疫情双重打击?

华为非上市公司,独创了一套轮值董事长制。目前该公司共有徐直军、胡厚崑和郭平三位轮值董事长,创始人任正非则隐身在日常管理之后。

徐直军南京理工大学博士毕业,在华为内部素来以说话直率著称。这次年报发布会上,对于事关华为未来生存的重大事项上,例如,美国可能对华为加大制裁的消息,徐直军并没有采用公关话术“打太极”。

“我想,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对华为置之不理。相信中国政府也会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徐直军如此回应。

他还反问道,中国为什么不能基于同样的理由禁用某些国家的5G芯片和设备?这是该公司在公开场合第一次将华为与中国政府紧密相连,也说明了美国可能升级的制裁新规更具杀伤力。

去年秋天开始,美国打算变更规则升级制裁的风声就时有传出。目前最新的消息是,美国一些高级官员已提出新措施建议,使用美国芯片制造技术和软件的外国公司在将芯片出售给华为之前,必须先获得美国的许可。而现有规则是,只有美国公司才须申请许可证,外国公司只要满足其产品与技术中所使用的美国技术比例不超过25%即可,且无需许可证。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行业人士表示,如果新规落地,对于华为来说更加致命,它主要是专门针对中国台湾公司台积电(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以进一步切断华为芯片供应链。

台积电是全球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代工厂,占据全球超过50%的芯片代工市场。华为半导体子公司海思拥有较强的芯片设计能力,芯片制造则交给台积电等代工厂,如此一来,美国“芯片断供”对华为的打击要小很多,目前华为已推出手机芯片麒麟、服务器鲲鹏芯片、AI昇腾芯片等五大自研芯片系列,基本覆盖华为各个关键业务。

可台积电一旦被限制,华为设计先进的芯片短期内将没有代工厂可以生产出来,导致该公司智能手机业务和企业业务都会进一步受限。中芯国际虽是中国本土实力最强的芯片代工厂,但该公司于2019年4季度才投产14纳米芯片生产线,工艺落后于台积电两代。

3月29日,中国日报发表了名为《美国政府无法扼杀华为》的社论。该社论的最后一段是 “除非华为自己失去竞争力,否则美国政府将没有机会扼杀这家中国公司。如果新措施得以实施,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对某些美国公司采取同样的措施。”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即便美国不加大制裁力度,2020年对于华为而言依旧十分艰难。

本次年报发布会上,徐直军称,预计华为全年都处于美国“实体名单”之上,他还主动提及“外界传我们的零部件储备快消耗殆尽”,却并没有给予明显否认,只是说华为未来艰难。

多位行业人士《财经》此前预估,华为关键零部件储备能维持一年到一年半的运转,目前受制裁时间已经接近一年。

一位要求匿名的外国芯片代理公司销售总监向《财经》记者透露说,华为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美国产品替代公司,货源不太成问题,但成本要比原来的进货渠道会高很多,会增加运营成本。

芯片自研、产业生态自建是华为对抗制裁的核心手段。华为第一次将计算战略写入了公司年报,表示该公司从此树立“联接与计算”双战略。

多方观点显示,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制裁都是一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双刃剑。

3月9日,美国知名咨询机构,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发布了报告《与中国的贸易限制将如何中止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领导地位》(以下简称“BCG报告”)。

BCG报告指出,美国长期以来是全球半导体产业领导者,占据45%-50%的全球市场份额,但如果美国继续遵守现行《实体名单》所规定的限制,则将失去8%的全球份额和 16%的收入;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出售产品,那么全球市场份额将损失18个百分点,其收入将损失37%,这实际上导致技术与中国脱钩;这些收入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的大幅度削减,并在美国半导体行业中损失15000至 40000个高技能直接工作。韩国可能会在几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半导体领导者。

美国政府高调制裁,但并未关上所有大门。“5·16”制裁后,美国一直在发放临时许可,而且每三个月就延期一次,最新的有效期到今年5月1日,部分美国公司可以就华为某一单生意申请临时许可证。

英国是美国最重要的欧洲盟友,英国下议院本月初投票表决,允许华为参与英国的5G网络建设。

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华为只要零部件不断流,2020年华为虽然不会出现高增长,但也没有那么悲观。

具体业务方面,2020年,全球5G网络建设提速对华为是利好消息,尤其尽管突发了新冠疫情,中国三大运营商并没有降低5G网络建设目标。2019年华为约有30亿美元收入来自5G网络收入。

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2020最好的情况能是维持现状甚至略有增长,但华为面向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的研发与市场投入会明显增加,因为该公司在力推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 手机生态(以弥补谷歌GMS系统的缺席)和鲲鹏计算产业生态,这一切都急需在研发与市场两方面进行巨大的投入。

2019年,华为研发投入1316.59亿元,占全年收入15.3%,相比2018年增长29.7%。任正非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华为2020投入研发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21亿元)。

此外,年初暴发的新冠疫情为全球经济带了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业界普遍担心它会导致需求萎缩,徐直军称华为也难以对此进行过多的预判,该公司当下目标是保证员工健康条件下满足政府与客户的抗疫需求。

作者为《财经》记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