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连线》网站深度报道:特朗普与华为的战争
2020-01-20 09:48:12
  • 0
  • 1
  • 2

转自笑看国际风云

来源:美国《连线》网站(https://www.wired.com)

编译:阿丽西娅

华盛顿如何对付中国智能手机巨头,以及这场失控的冲突如何意味着一个单一的全球互联网的终结。

01

2018年12月1日上午,墨西哥城广阔的中央广场,成千上万人聚集在这里,万头攒动。左翼民粹主义者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宣誓就任墨西哥第58任总统。在就职演说中,他对数十年来的新自由主义统治大加赞赏,并承诺将对墨西哥进行全面的政治和经济转型。

此时此刻,在太平洋上空,一位名叫孟晚舟的中国高管正从深圳飞往墨西哥。

孟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华为的首席财务官(CFO)。尽管华为的Android手机在美国几乎不为人知,但它们在墨西哥无处不在,就像在中国、南亚和中东一样。在全球约170个国家中,华为设备几乎无处不在,这些是普通消费者很少接触到的:在基站塔和位于其下方的电子基站上方的无线电天线阵列,在数字信号和无线电信号之间进行转换。从某些方面来看,全球约40%的人口依赖于华为设备。但是,即使拥有191,000名员工和1,080亿美元的年收入,华为仍然渴望增长。

但是,这种愿望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障碍:美国政府。多年来,美国一直向墨西哥施压,要求其阻止华为在其境内扩张。华盛顿声称,华为的技术是中国政府监视的精心设计的特洛伊木马——安装其网络设备类似于使中国国家 安全部有能力监视西方计算机和无线网络。

然而,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的胜利暗示了一个新的政治时刻,也为华为提供了机会.孟正在前往墨西哥,为下一代无线基础设施(称为5G)争取一个新的滩头堡。向5G网络的转型有望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快速无线速度,但需要新的、更密集的蜂窝基站网络。华为在提供该设备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

但是在前往墨西哥之前,孟在加拿大温哥华停了下来。

这位47岁的高管身穿一套深色运动服。当她通过海关时,她一定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也许是当加拿大两名边境服务局官员中的一个在询问她的时候走了出去,并用手机通话;也许是当警官开始搜寻她带来的两辆行李车时,或者是当两名女警官护送她进入机场边境设施的安全区域时。

加拿大皇家骑警最终告诉她她已被捕。“我?”她说,“为什么我会被拘捕?”

这些官员说,他们是根据美国的指控行事,因为她和她的公司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

她回答:“您是因为我的公司而要逮捕我吗?”她至少可以给家人打电话吗?回答 很坚定:“你不能。”

警官将她的四种设备(华为手机,iPhone,玫瑰金iPad和粉红色MacBook)分别放在一个安全的袋子里,该袋子可以阻止任何试图远程删除其内部存储的尝试。

镜头回到深圳,华为全球总部所在地,乔·凯利(Joe Kelly)被一个电话唤醒。凯利是英国电信业的资深人士,领导该公司的国际媒体事务。记者的在另一端题文:“孟晚舟是应美国政府的要求在加拿大被捕的。您有什么回应吗?”凯利叹了口气,并提出了他唯一可以提的意见:“我还没有喝咖啡。”

凯利立即掌握了正在发生的一切。孟不仅是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她还是公司创始人、75岁的任正非的女儿。此前,美国曾对华为进行过尖锐的抨击。但这是敌对行动的戏剧性升级。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这种升级将继续。随着美国似乎将其对中国和全球化的所有技术焦虑投射到一家公司上,华为将陷入地缘政治博弈的焦点之中。

02

对于美国来说,中国既是重要的贸易伙伴,也是领先的外国竞争对手。美国公司将中国视为拥有十亿消费者的市场,并且是工厂的所在地,工厂生产从苹果iPhone到儿童读物的各种各样的产品。随着像华为这样的中国科技公司在全球市场变得越来越不可或缺,美国领导人担心中国的技术将为北京提供针对西方国家的安全和商业方面的许多“后门”,这听上去并非毫无道理。在过去的两年中,至少在针对华为方面,美国开始采取完全技术隔离的政策。

赌注巨大。华为本身在全球电信行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华为不断发展,互联世界也是如此。美国全面禁止使用华为产品可能标志着一个世界互联网终结的开始。它可以将世界分为两个独立的技术生态系统,一个在北美和欧洲部分地区,另一个在整个亚洲和南半球。前者将由诺基亚,亚马逊,谷歌,Facebook,微软和苹果主导,后者将由华为,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主导。

特朗普政府不断升级的斗争已经使供应华为的美国公司卷土重来,并使华为想知道它是否可以再次依靠美国供应链。唯一清楚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斗争根本不是关于华为的。

一位华为高管告诉我:“正在进行一场巨大的地缘政治斗争,这远远超出了华为的薪酬水平。”

03

任正非在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的贵州省长大,他的父母是中学老师。文革后,他在大学里学习土木工程。任在1980年代初离开军队。在生意兴隆之后,他以5,600美元的资本创立了华为。他将公司的总部设在南方城市深圳,当时深圳还是一个沿海小城镇,刚刚被指定为经济特区。

任先生通过小型电话交换交换机实现了他的第一个商业成功,该交换机将酒店内部的电话连接起来。从那里,华为的业务扩展到销售和制造电话。它的大多数早期客户都在中国的农村地区,而欧洲大型电信公司刚刚开始向中国扩张时,这些地区就已经病倒了。

1992年,任先生率领公司高管代表团赴美国,访问了德州仪器(TI),IBM和硅谷的公司。任后来写道:“我们意识到我们自己的研发方法非常落后。” “要赶上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回到家,他推动工程师创建下一代电话交换机。那时,电话在中国仍然是一种奢侈品,但是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兴起,华为处于发展的有利位置。

任渴望将华为发展成为全球公司,因此聘请IBM来指导公司的管理和运营。从1998年开始,华为开始向海外推广其交换技术。就像它最初打入中国农村市场一样,它最初的目标市场是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服务水平不高的国家。“我们不得不花很多时间来谈论我们的名字,”现任华为董事会执行董事的长期员工大卫·王回忆说。

任树立了军事化管理的企业文化。他曾经对员工说:“市场没有时间可以流泪。” “它只尊重勇者。如今,遍及华为建筑物的墙壁以及校园咖啡杯上的纸板袖子显示出一架受损严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斗机,其机翼和机身弹孔累累,仍顽强地凯旋而飞。正如海报上所说:“英雄是被锻造的,不是天生的。”

逐渐地,华为在发展中国家的成功为其打入更发达的经济体打开了大门。爱德华·周(Edward Zhou)于1996年开始担任工程师,现在是全球公共事务副总裁。他回想起在华为仍有很多需要证明自己的早期,曾在客户的机房里睡觉以实时调试系统的情况。当时,华为的电话技术不及西方同类技术,但操作成本却便宜得多。“我们的客户不信任技术,但是他们信任员工,因为我们非常努力”,周说。后来他去了西班牙,德国和日本。

华为在2003年赢得了在俄罗斯的一份合同,在西伯利亚建立一个长达1800公里的光缆传输项目。同年,它获得了为法国建立骨干传输网络的合同。到2005年,公司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中国境外。《时代》杂志将任正非评为其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华为不仅开始制造传输设备,而且开始生产自己的品牌手机,其中约有6亿部手机正在流通中。

尽管华为已经成长为全球性企业,但其结构在中国主要企业中仍不寻常。它没有像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那样公开交易。与中国其他主要电信制造商中兴通讯不同,它没有以国家为最大股东。取而代之的是,该公司归雇员所有的,任先生持有其所有权股份的百分之一以上。其余96,000名员工和退休人员拥有公司的其余股份。更复杂的是,从法律上讲,雇员的股份归中国工人工会所有,该工会在深圳市政府工会中注册。

华为每年都会发布财务情况,并由毕马威全球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这为公司提供了一些见识。但是,华为的决策体系仍笼罩一层神秘的面纱。华为从2011年才开始公开任命其高管,该公司由轮换主席主持,任正非被任命为创始人,董事和首席执行官。这种结构上的不透明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美国官员。正如一位高级执法官员对我说的:“这是一只驮着一只一直驮下去的乌龟群。”( “It’s turtles all the way down.”)

04

2007年,美国直接面对有关华为的忠诚度问题。那年,任正非在纽约旅行期间会见了联邦调查局(FBI)特工,他们对该公司在伊朗的业务往来感到担忧。任正非当时坚称,华为遵守美国对伊斯兰共和国实施的国际制裁。

在随后的几年中,美国政府开始更加公开地质疑华为在不断发展的技术领域中的作用,并采取行动阻止华为成为互联网领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08年,美国政府阻止了华为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计划以22亿美元收购网络制造商3Com的交易,该公司为美军生产了防黑客软件。美国官员声称担心华为对其软件进行微调,从而中国军方就可以访问美国计算机。正如当时一位官员告诉《纽约时报》所说,后门“易隐藏而不易被发现”。然后,在2010年,美国阻止了该公司收购服务器技术公司3Leaf Systems的努力。

2012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警告说,华为在电信网络中的普及性正在日益提高:“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华为和中兴向美国关键基础设施提供设备带来相关的风险,可能会损害美国的核心国家安全利益。”

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执政的最后几年,他试图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定来重新平衡中美之间的关系。该十二国协议旨在抵消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开始大声指责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力度不够。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入主白宫时,美国的国家安全机构已经从全球反恐战争转而走向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新时代,地缘政治日益成为美国与其他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较量,一个正在衰落,一个正在崛起。高层官员认为,与中国崛起带来的长期威胁相比,俄罗斯对2016年总统大选的干预和对乌克兰的持续侵略无疑显得相形见绌。正如当时的白宫网络安全协调员罗伯·乔伊斯(Rob Joyce)喜欢说的那样,“俄罗斯只是一场飓风,而中国就是气候变化。”( “Russia is a hurricane,” as Rob Joyce, the White House cybersecurity coordinator at the time, is fond of saying. “China is climate change.”)

特朗普继承了已经是中班的外交政策(Trump inherited a foreign policy that was already mid-shift. )。但是,他那种招牌式的言辞混合了咆哮和自相矛盾,迅速地给美国的各种政策带来一种不确定性。从他立即决定退出TPP和其它多边协议开始。

2017年初,在美国政府摸索制定中国战略之际,罗伯·斯伯丁(Rob Spalding)准将加入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其战略规划高级主管。斯伯丁以前是B-2隐形轰炸机飞行员,一直从事中国问题的研究。作为著名的奥姆斯特德奖学金的初级官员,他学过中文,并在上海的同济大学就读。后来,他在五角大楼与中国政府合作,寻找失踪的朝鲜战争战俘。2014年至2016年,他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中国区主管。当特朗普当选时,斯伯丁最近被任命为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国防专员。

与其他中国专家一样,斯伯丁对中国崛起的警惕性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长。他花了一年的时间与纽约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进修,在那儿他会见了一些批评有关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和经济活动的商业领袖。他还对美国与中国的军事供应链纠缠不清感到困扰。正如退役陆军准将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在2015年写道:“我们几乎完全依赖中国和其他国家/地区提供电信设备,这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战场脆弱性。”

斯伯丁尤其担心5G。手机技术的每一项进步都带来了用户习惯的改变。第二代蜂窝网络提供短信功能;第三代将速度提高到每秒几兆比特,从而使第一批智能手机成为可能。最近,4G网络已经向在DMV排队等候的人们提供了流视频。相比之下,5G网络的承诺似乎是神话般的-比4G速度飞跃了数百倍,几乎没有延迟,并且能够将数量惊人的设备和传感器连接到网络。今天的福音传教士宣称5G将迎来真正的物联网。

但是5G网络无法搭载现有的4G基础架构。该技术在毫米波频率上运行,该频率随距离迅速下降,因此需要大量连接到互联网的小型低功耗无线基站。在华为,任正非非常具有远见卓识,华为很早就开始开发基础技术。到2017年,他的付出似乎得到了回报。随着各国开始制定由哪些制造商制造和安装数千个基站的长期决策,华为处于首选。在美国,没有公司能够制造基站,根本就没有。此外,分析师估计,华为比爱立信和诺基亚等西方竞争对手领先18个月。

华为在5G基础设施方面的领先地位尤其令人烦恼。斯伯丁开始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召集会议,与三星,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制造商的工程师讨论美国应如何对付华为。斯伯丁说:“本质上不是5G。” “这与数据有关。这是关于我们如何为美国人创造最安全的互联网。”

斯伯丁得出的结论是,确保不受影响的5G系统的唯一方法是美国拥有一个单一的大型网络。他精心制作了PowerPoint演示文稿,呼吁建立“信息时代的艾森豪威尔国家高速公路系统”。目标:建立一个从法治到言论和宗教自由的“反映我们原则的网络”,并尽早建立。他在PPT中写道:“中国在网络基础设施的制造和运营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我们正在输。”

斯伯丁走不远了。当他的想法传到新闻网站Axios时,美国电信运营商大声抱怨。尽管他们没有能力自己建立基站,但他们正在诺基亚和其他提供商的基础上建立网络,并且他们不希望“国有化”实体在其行业中竞争。特朗普政府立即与这个想法保持距离。斯伯丁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时间已经结束。

华为高管听说了唐纳德·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的反华言论。而且,就像许多公司一样,他们考虑到如果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抨击他们会发生什么。一位高管在2017年的一次会议上说:“我认为这很棒。现在没人知道我们的名字。”

持续时间不长。事实证明,斯伯丁几乎不是美国政府内部唯一关注华为和中国电信公司的人。司法部和情报机构也正在关注这家中国巨头。

04

华为的安妮恐怖事件始于2018年1月初。有消息泄露说AT&T将在当年的消费电子展上宣布它将开始在美国销售华为手机。美国官员辩称,AT&T不应在美国销售这些电话。这笔交易被取消了。

同月,一直在不断加大对中国与美国达成新贸易协定的压力的特朗普总统宣布对中国太阳能电池和洗衣机征收关税。这是一系列不断升级的关税战中的第一个,这些关税使股市连续数月处于困境。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贸易战是好的,而且容易取胜。”

随后,特朗普政府对华为进行了一系列打压。2月,美国最高情报官员在参议院作证说,华为的手机构成了安全威胁。五月份,五角大楼禁止在美国军事基地销售华为和中兴智能手机。7月,“五眼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西方情报联盟)的情报负责人聚集在加拿大东南部的新斯科舍(Nova Scotia)省,举行了半定期的私人会议。在一次龙虾晚宴上,军情六处(MI6)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等机构的负责人讨论了如何遏制中国的电信野心。

晚餐后几周,特朗普总统签署了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一项条款,禁止美国政府使用华为、中兴通讯以及少数几家规模较小的中国公司的某些产品作为“任何系统的实质性或必要性组成部分” 。”

此后不久,澳大利亚也采取了类似的禁令。然后新西兰政府也对本国公司进行了干预,阻止国内公司使用华为的设备来构建5G网络。对于华为(最负盛名的客户之一)英国电信BT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将停用部分华为4G网络,而华为的设备将不不能进入其核心5G部署。

新西兰宣布后几天,任的女儿孟晚舟登上飞往加拿大的飞机。

孟晚舟是任先生初婚的两个孩子之一。在中国建设银行工作了一年后,她在中国上大学,并于1990年代中期加入了父亲的初创公司。她曾在华为财务部门任职,成为其首席财务官。到46岁时,她已经担任了华为的公共关系大使。一位导师帮助完善了她的英语语法和发音,她环游世界,吸引银行和客户。对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全球高管来说,墨西哥之行只是例行旅程。

孟可能怀疑她会成为美国检察官的目标。2017年4月,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公开表示,它正在调查华为与SkyCom和伊朗的关系,并为华为提供陪审团传票。据司法部称,曾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访问过美国的孟(Meng)在传票后再也没有去过美国。

在温哥华被捕后,美国于2019年指控孟和华为试图规避对伊朗的制裁。华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SkyCom是一家完全独立的公司,根据起诉书,SkyCom董事孟(Meng)向个人银行保证已经遵守了美国的制裁规定。但是美国却表示异议。根据美国检察官的说法,华为曾利用SkyCom进行业务,否则该业务将受到美国制裁的禁止,理由是通过美国银行进行的SkyCom交易价值超过1亿美元。

司法部还没有完成。它还对华为提起刑事诉讼,涉及一起民事案件,其中T-Mobile声称华为窃取了其手机测试机器人“ Tappy”的技术。尽管T-Mobile在民事诉讼中赢得了480万美元的赔偿,但华为对刑事指控不认罪。

05

对孟的逮捕引发强烈的反响。但至少在一开始,它似乎可能适合相对冷静的既定美国战略。自从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司法部一直在严厉指责所谓中国的违法行为,而美国政府则与北京保持亲切的外交和贸易关系。

然而,特朗普总统几乎立即似乎表明,孟的案子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处理,司法程序的独立性尚待谈判。特朗普被捕后仅几天,他在路透社椭圆形办公室的采访中建议路透社,他可能愿意代表孟求情,以换取更好的贸易条件。他说:“无论对这个国家有什么好处,我都会做的—如果我认为这对肯定有史以来最大的贸易协议有好处,我一定会干预。”

特朗普的评论使司法官员和华为高管都感到愤怒。华为领导人告诉我,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尊重法治在美国体系中的神圣地位,并希望中国为它做榜样,现在他们想知道它到底有多神圣。

与此同时,中国对孟被捕的回应是迅速而明确的:两名在中国的加拿大人被拘留,其中一名已经被拘留的加拿大人被判处一日有期徒刑,重审其先前的徒刑以判处死刑(但中国政府否认这些事件与孟被捕有关。)

特朗普政府在法庭外对华为提出了更广泛的诉讼。从公司董事会到外国资本,华为认为5G太重要了,不能屈服于外国对手。尽管华为提出抗议,但华为在规避美国法律和帮助世界上一些最糟糕政权方面遇到了麻烦。

在私人和公开场合,其高管抱怨说他们被置于双重标准之下。他们指出,美国电信公司已经与美国情报机构合作。美国机构甚至向科技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出于间谍目的而削弱诸如加密之类的关键技术标准。华为轮值主席郭平在2月的世界移动大会上问到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如果您不明白这个问题,可以去问爱德华·斯诺登。”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冬春季节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警告西方盟国避免购买华为的产品。他告诉德国,如果允许华为提供其5G网络,美国将考虑削减与欧洲主要盟友的长期情报共享协议。他对波兰也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然后,在5月,美国对华为投下了铁砧。美国公司将被禁止与中国电信开展业务。它的名称已添加到所谓的“实体名单”中。通常,该名单仅用于资助恐怖主义或毒品贩运等活动的罪犯,可疑的控股公司和可疑银行。

在几个小时内,华为的生存状况似乎并不确定。该公司已存储了关键组件,有些组件持续三个月,而另一些组件则可能持续12个月。

这项禁令如果得到实施,将对华为以外的地区产生严重影响。在这家中国公司700亿美元的采购预算中,110亿美元花在了大约三打美国公司制造的零件上,这些零件包括从康涅狄格州安费诺购买的电缆和连接器,再到爱达荷州美光科技公司的存储芯片。华为的智能手机和电信设备运行在高通,英特尔和博通制造的部件和芯片上。业内分析师预计,华为禁令可能会使加利福尼亚光学设备制造商NeoPhotonics的业务损失近一半。

Google和主要芯片制造商ARM都宣布将终止与华为的合同。在供应商内部和半导体行业协会等贸易组织中都召开了危机会议。

一家美国供应商的高管表示,他和他的同事们对政府对华为的不当攻击以及由此造成的冲击感到惊讶。该高管警告说:“如果您试图通过使用炸弹消灭中国的领导地位,那么说明您就没有考虑到附带损害。”(wired联系的美国供应商都不会公开声明,正如其中一位告诉我的那样,“可能会惹恼一方或另一方。”)

现在了解华为面临的斗争的严峻性,华为邀请了特朗普的筹款人和说客迈克尔·埃斯波西托(Michael Esposito),每月付给他50万美元,以游说白宫和商务部。

在接下来的几周中,随着供应商在幕后发出自己的声音,商务部放松了制裁。华为将保留在实体名单上,但美国公司可以寻求豁免。许多人一直可以继续向华为出售零件,但他们仍在谨慎行事,不确定将来是否会取消这些例外情况。

与此同时,中国宣布了自己的``不可靠实体名单''的计划。正如供应商高管告诉我的那样,``我们陷入了两国政府之间。

06

去年春天,当孟定居在占地8170平方英尺的温哥华大厦中,她将在漫长的美国引渡过程中被软禁,华为在美国报纸上刊登了整版广告。刊登在《华尔街日报》上的一位邀请美国媒体访问了该公司。广告标题解释说:“不要相信您听到的一切。” “来看看我们。”

我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了广告中包含的地址,这是在6月,即华为受到实体名单制裁的打击后几天,我自己和其他三名美国记者一起来到距离深圳一个小时车程的东莞。全球化产生了最超现实的景观。(尽管华为愿意为记者提供费用,但WIRED为我的出行提供了费用。)我们正乘坐进口的瑞士火车穿越3.5平方英里,来到耗资15亿美元建造的研发园区。该园区于去年开放,由一家日本建筑公司构思而成,该公司重新创建了12个欧洲城市,每个城市都拥有鲜明而鲜明的建筑。我们从巴黎到海德堡再到博洛尼亚仅需几分钟。(“我曾经去过德国的那个教堂,”我曾一度对华为美国发言人说,指着其中一栋看起来与巴伐利亚的建筑物相同的建筑物。)

匈牙利的自由桥模型在背景中升起,除此之外,还有高耸的塔楼,有一天将容纳华为的25,000名工人中的一些。随着午餐的临近,该公司的年轻劳动力大批涌向街道,小巷和小径,因为他们前往餐饮场所,包括中餐厅,法式咖啡馆和肯德基。东莞校区旨在激发员工的创新思维,但同时也传达了另一条信息:华为是一家全球公司。

探索了超现实的欧洲混搭村庄的第二天,我们参观了该公司在深圳的总部。在深圳校园的大门口,当车辆驶入时,身着蓝色贝雷帽和白色手套的华为制服的警卫们向人们致敬。在内部,穿着燃烧的琥珀色乘务员式制服的服务员在低矮的现代建筑中护送游客。

任先生在大厅与我们擦身而过,他身旁只有一名助手的陪同,当时几乎没有引起员工的注意。但是我们的行程中没有与创始人会面。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在董事会华丽的会议室里与董事会执行董事大卫·王坐在一起。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一位管家谨慎地送来三杯咖啡,王先生热情地谈到了华为在美国政府遇到的麻烦。王通过口译员说:“我们在美国的立场上看到了很多矛盾之处。” “我们看到的指控不是基于逻辑或事实,也不是基于法治。”

王在华为工作了22年。他说,他已经阅读了数百本有关美国历史,商业领袖和政治的书籍,显然对美国政府的新战斗姿态以及特朗普的各种行政命令所引起的反应感到失望。他认为,如果美国有正当的安全问题,就应该给它们起名字。互联网的健康和安全对每个人都至关重要,除了美国和中国的超级大国外,还应进行讨论。如果华为有办法使互联网更加安全,那就可以了。王说:“政治应该与网络安全分开。” “让网络安全成为网络安全,让政治成为政治。”

我向华为员工询问了蓬佩奥等人提出的关于国家安全的批评,称其5G系统可能被用来窃取数据并与中国政府共享。他们说他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华为网络安全实验室的首席工程师杰夫·南(Jeff Nan)说:“美国尚未向我们展示有关华为产品的任何漏洞。” “他们尚未提供我们产品的任何证据。美国没有给我们机会。”

私下里,美国官员承认,没有证据表明华为的产品曾经被中国情报部门所破坏。

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华为的技术是世界上受审查最严格的技术之一。2010年,该公司与UK Intelligence合作建立了华为网络安全评估中心,该中心的软件和硬件一直受到UK Intelligence工程师的评估。该组织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华为确实继续构成“严重”的安全风险,这不是因为它在共享数据,而是因为其代码是如此的漏洞。“我们知道我们发现了问题。这就是测试的重点。”华为发言人乔·凯利(Joe Kelly)说,并补充说目前尚不清楚其他任何一家电信公司的情况会更好。“谁知道?我们是唯一提供源代码的供应商。”

美国官员说,迄今为止华为没有受到损害的事实也不意味着将来也不会受到损害。斯伯丁的担忧在于:5G是一项基础技术,将其用于其它目的的诱惑实在太高了。

特朗普政府国土安全部高级网络官员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topher Krebs)表示,美国政府特别关注的不仅是该技术的运行,而是最终谁能对网络施加控制。在美国政府看来,华为和中国政府密不可分,因为中国2017年制定了国家安全法。

在访问深圳期间,我询问了王先生该公司与共产党的关系。他说:“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因为华为一直是一家完全由员工所有的私有公司。” “在我们的大部分历史中,一直存在关于我们身份的怀疑。”他继续说:“由于美国对华为的打压运动,我们终于弄清了我们的身份:我们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跨国公司。”

华为的高管们,包括曾在美国国土安全部工作的美国最高安全官员安迪·普迪(Andy Purdy)说,他们致力于证明华为值得信任。华为表示,它很乐意在美国建立一个联合测试实验室,类似于在英国建立一个联合测试实验室,但美国官员从未对此提议做出回应。美国官员则问,国安局的工程师为什么要向一家中国公司建议,如何建立更安全的系统,以满足美国市场的标准。这只会提高中国在技术领域与西方公司竞争的能力。

绊脚石掩盖了真正的斗争。与华为的斗争所涉及的不是漏洞或后门,而在于推动创新未来的三项技术:5G,先进的计算机芯片和人工智能。而且,最重要的是,哪个国家将主导这些技术。

“这是安全问题,通常是技术问题,但目前他们以安全为借口来阻止我们,”华为长期员工周说。“现在这纯粹是政治借口。”

07

美国官员警惕地注视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以大大小小的方式发挥其影响力。在今年夏天的一次私人谈话中,一位美国国家安全高级领导人问我,在最新的预告片中,我是否注意到由中国腾讯支持的最新《壮志凌云》续集。

预告片中汤姆·克鲁斯的角色穿着一件皮制轰炸机夹克,这件夹克显然是在原片之后做了一些改动。台湾和日本的国旗已经不见了。最近,在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推特支持香港民主派示威者之后,美国篮球协会的高管们卑躬屈膝地表示歉意。这是联盟担心激怒中国大陆迅速增长的球迷和商业机会的一个迹象。

同时,正如一位美国供应商告诉我的那样:“我们从白宫成员那里听说,'你不应该与中国开展业务。'没有理由让一家公司与另一家公司进行竞争-只是'你不应该进入中国与中国开展业务。'”

美国正在迫使消费者、公司和整个国家决定他们如何看待世界。是中国方式还是西方方式?

在过去的一年中,特朗普官员一直担心发现并非所有传统盟友都会自动支持美国。尽管游说中带有夸大其词和威胁,但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欧洲针对华为的游说努力却取得了喜忧参半的成功。德国在将华为纳入5G系统方面取得了进展。特朗普政府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我们的盟友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站在我们这边。”。

``在某些方面,面临此类问题的公司表示,正是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强硬策略,其呼吁才被人们置若罔闻”,正如供应商负责人告诉我的那样:“华为已成为我们更广泛问题的替罪羊。难怪我们的一些盟友不遵守我们的火箭筒战略吗?”

“我们从白宫听到的是,'你不应该与中国做生意,'没有一家公司与另一家公司对战,只是'你不应该与中国做生意。””

去年春天,特朗普总统在白宫与戴着安全帽的电信工人并肩作战,大肆宣扬他的“赢得” 5G竞赛的承诺。正如他所说:“我们不能允许任何其他国家在未来这个强大的行业中超越美国。我们在该类型的许多不同行业中都处于领先地位,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迈向5G的竞赛是美国必须赢得的竞赛,坦率地说,这是我们伟大的公司正在参与的竞赛。”

然而,从几乎所有方面来看,美国似乎都将失败。韩国去年部署了5G网络,声称在短短10周内就签署了超过100万个客户。(根据韩国政府的说法,华为的硬件约占网络的10%,其余的来自三星和其他公司。)中国的5G用户肯定会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最近几个月,特朗普政府已开始采用政府特殊计划来鼓励5G的进一步发展和创新,但这种努力似乎既迟又令人沮丧。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军事技术的敏锐观察者艾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在今年秋天的一份报告中得出结论说:“美国政府尚未承诺在5G方面投入任何在规模和规模上可与中国相媲美的资金或国家举措,而中国则致力于数千亿美元用于5G的开发和部署。”

这种落后局面引发了人们对美国未来技术发展的广泛关注。Verizon率先推动建立5G网络,并在多个城市使用爱立信制造的基站进行了试点项目。但是美国距离无处不在的5G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议员米特 · 罗姆尼(Mitt Romney)在10月举行的关于5G和供应链安全的听证会上说:“这是一次又一次将要发生的事情的第一个例子”。他警告说,美国现在没有能力面对中国这个技术竞争对手。“我们国家没有战略。我们只是临时作出回应。”

缺乏更大的协调战略也使美国科技公司感到沮丧。一位高级技术主管告诉我:“我们并没有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我们有一项尚未获得资助的国家AI战略。让非常聪明的人来这里并留在这里真是太可怕了。我们缺少STEM人才。这些事情确实需要注意。”

同时,在太平洋另一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十字军东征实际上可能会加速它自称想要挫败的中国技术主导地位。八月,任正非宣布了一项计划,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发展一支由友好供应商组成的“无敌铁军”。如果该公司永久失去其美国合作伙伴,则该计划为B。它还朝着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迈出了第一步,这将使华为摆脱谷歌的Android平台并与苹果的iOS竞争。任在一封内部电子邮件中写道,这将是一次“痛苦的长征”。

“他们唤醒了一条龙。这是个大块头游戏,”华为高管在深圳喝酒时告诉我,“我们将开发无意制造的芯片组。中国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芯片产业。”

美国供应商表示,他们对华为的举动感到非常紧张,并对特朗普政府的努力最终产生反效果感到愤怒。一位供应商指出,华为在芯片开发方面的投资可能会使美国的工作面临风险。确实,不难想象,在当今世界上,美国目前孤立华为的策略取得了成功。它将被排除在美国、加拿大和西欧大部分地区之外,但它也可能席卷南半球和亚洲,将发展中国家的数十亿用户连接在一起,并将世界分成两个互联网。这不一定是华为想要的未来,但可能是华为被迫追求的未来。

华为高管表示,他们不希望地缘政治僵局永远持续下去,他们希望互联网将继续成为一个团结的全球企业。“世界将恢复正常状态,”王在深圳充满信心地告诉我,“华为管理层仍然认为,全球化是时代潮流。”

为此,特朗普总统与中国的更大贸易战可能正在缓解。12月下旬,他宣布了一项关税暂停协议。但没人知道下一条推文何时会下降。

同时,孟晚舟正在加拿大被长期拘留。她支付了1000万加元的保释金,并遵守宵禁。在9月份出庭时,戴着耳机的保安人员在前面清理道路,孟跟在后面,她的Jimmy Choo细高跟鞋敲打着法院的走廊,脚腕上戴着黑色的脚踝监视器。12月1日,她在网上为支持者发布了一封信,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她写道:“时间似乎慢慢过去了。” “这太慢了,我有足够的时间从头到尾读一本书。我可以花时间与同事们讨论细节或仔细完成一幅油画。”

`为了表明这场斗争能持续多久,华为告诉我,孟计划在她被软禁期间攻读博士学位。在最近接受CNN采访时,任建议她耐心等待。他说:“艰辛和痛苦的经历对孟和她的成长都是有益的。”并描述了他如何发送自己在网上发现的有趣故事。

每当孟走到她的房子外面时,住宅附近就会有狗仔队。她不再是一个几乎默默无闻的女商人。就此而言,她的雇主也不是。正如周说的:“现在已经非常不同了。多亏了特朗普先生,我们现在非常出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