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中的华为轮值董事长们
2020-10-16 10:35:18
  • 0
  • 0
  • 0

来源:商业人物   原创 彭梁洁

作者:彭梁洁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胡厚崑

“怎么又换人了?”

当华为9月30日宣布接下来的6个月由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当值时,有网友评价。大概因为这次交接踩在华为芯片断供的时间节点上,所以即使是常规的人事交接,也格外引人注意。

华为有三位轮值董事长:郭平,徐直军和胡厚崑。轮值董事长制度始于2018年4月,脱胎于2011年开始实行的轮值CEO制度,三人阵容不变,每人当值6个月。再往前可追溯至2004—2010年华为的EMT(Execute Management Team,执行管理团队)轮值主席制。

轮值制度是任正非的首创。华为心声社区有一个问题,一句话证明你在华为待过。有人答:轮值董事长制度。

三位轮值董事长年纪相仿,以1岁之差相隔:郭平1966年生人,徐直军1967年,胡厚崑1968年。加入华为的时间也相差不远,分别为1988年,1993年,1990年。

胡厚崑和郭平是校友,来自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同样出自这一高校的还有华为另一位技术牛人郑宝用,以及1972年出生的孟晚舟。郑宝用正是郭平向任正非引荐而加入华为的。

三人之中,胡厚崑是历史资料和八卦趣事最少的一位。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关于他的趣事是,任正非曾经在一个会上开玩笑说,华为的高层都长得丑,你看李一男,还有胡厚崑,长得多丑啊!你们站起来给大家看看。这两位还真像模像样地站起来让大家瞧了瞧。[1]

胡厚崑长得不丑——他看起来极具亲和力,在官网照片中咧嘴大笑露出8颗牙齿,能说一口流利标准的英语,具有国际化工作背景,常代表华为向世界发声。官方履历里写,他曾任全球销售部总裁、美国华为董事长,“在推动华为全球化的公司管理变革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2014年,胡厚崑出席达沃斯论坛,华为心声社区上传了这段视频,备注为:我司轮值CEO首次对外发布视频,谈华为与欧洲的共赢。这算是华为实施轮值CEO制度以来的首次“形象公关”。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被捕后,华为18日首次举办国际媒体圆桌会,也由胡厚崑代表华为出席,答记者问。而当时的轮值董事长并不是他。

在更早的2016年,美国CNBC电视台赴华为深圳基地,探寻华为快速发展的秘密,也是胡厚崑出面。有趣的是,2019年华为陷入危机,任正非也接受了CNBC同一位记者的专访。只是境遇已大不相同。

2019年5月,美国发布“实体清单”时正由胡厚崑当值,他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海展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两个“完全”,给外界吃了定心丸:5G技术解决方案完全不受制裁的影响,对于我们已经签署以及将来要签署的合同,我们完全可以向客户保证供应。

胡厚崑对华为的另一大贡献是,此前分管人力资源工作期间——人才培养是任正非最重视的方面,提出了影响深远的人才金字塔模型:干部和专业人才是两个金字塔。最基层是共同的;中间这一层是可以流动的,业务干部和管理干部是混合的;到了高层,两个金字塔之间(干部与专家)就不要再流动了,在塔尖这层人,最主要是抓住方向。[2]

胡厚崑2011年主持编写了《人力资源管理理念》,作为华为内部高级管理研讨班的教材使用,也成为后来《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的基础。

郭平

孟晚舟被捕后的2019年春节,轮值董事长郭平发表了2019新年致辞《不经艰难困苦,何来玉汝于成》,他在文章里写:不因一时一事的恶性事件、挫折消沉了我们领先世界的锐气。我们会越挫越勇,相反是这些极端不公平事件,把我们逼向了世界第一。他态度强硬:休想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

这与任正非的步调一致。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外部危机对于华为来说是一次整肃队伍的机会,华为人在安逸和成功的环境中时间太久,难免怠惰,需要有老虎在后面逼着,公司才能前进。

《任正非是如何进行“分形”创新》一文拿“汉初三杰”作比华为初期的三员大将:如果说郑宝用和郭平相当于张良和萧何,那么李一男就相当于最锋芒毕露的那位——“军神”韩信。后来李一男出走,郑宝用因身体原因淡出,如今的华为“三杰”只剩郭平。

新一任期的“守门人”胡厚崑正是从郭平手中接的棒。

郭平的任期始于今年4月1日。上任之前他就开始“做准备工作”,于三月底开通推特,向推特成瘾患者特朗普“开炮”,指认美国才是网络安全的威胁者。“去年,我在《金融时报》上写道,‘我们的技术阻碍了美国随心所欲地进行监听’,Crypto AG就是一个例子。当心,老大哥在看着你!”

9月华为芯片断供倒计时处于郭平此轮任期的尾声。在任的最后一个多月里,他又密集发表了三次讲话,稳定军心:

8月底,郭平以“5G与中美科技”为主题进行了线上分享,直指美国科技霸权;9月初与新员工的座谈会上,郭平的演讲标题是《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的机会》;出席9月下旬的华为2020全联接大会时,郭平那句“当下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被许多媒体作为文章标题,弥漫着悲壮色彩。

留下这三场讲话后,轮值期满的郭平就将接力棒交给了胡厚崑。

实际上,在与美国“打交道”方面,郭平经验十足。2003年华为与思科的“世纪诉讼”就由郭平领队,这是华为创立15年来第一次被外国企业起诉。一个常常被提起的细节是,他赶往美国时走得匆忙,随行只带了两件衬衫,没想到一去就是半年。

这场诉讼战以及后来与摩托罗拉的诉讼纠纷等多次“练兵”,为郭平在美国的IT界和律师界积攒了一定名气。搞研发出身的他甚至担任过华为的首席法务官。长于与西方竞争对手谈判的郭平有个观点:“商业没有敌人,只有对手。”从2001年开始,华为就在各类公开或私密的文字中称“竞争对手”为“友商”。[3]

徐直军

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人如其名,以“直”著称,也是三人中看起来“最凶”的一个,目光犀利。面对危机曾放过两句狠话:

“澳大利亚的市场还不如广州移动大,新西兰还不如我的老家益阳大。华为连广州移动都没有提供产品,(华为)少几个国家也无所谓。”2019年2月接受外媒采访时说。

“美国实体清单90天延期没有价值。”2019年8月发布华为正式商用AI芯片——Ascend 910(昇腾910)时,徐直军表示,华为已经逐步习惯了在“实体清单”下工作和生活,公司和员工也做好了长期的准备。

徐直军在华为内部被称为小徐总。任正非评价他,“是只狡猾的小狐狸,鼻子尖尖的,总能先于他人闻到任何机会。”他是说服任正非做手机终端的高层之一,担任了2003年成立的终端公司第一任总裁,也是华为最具神秘感的2012实验室的最早推动者。

三人中徐直军加入华为时间最晚,却是与任正非的“互动故事”最多的一个。

徐直军是华为“浪费了两千亿”培养起来的人。任正非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提起他:我们有个主管研发的徐直军,每次我都批判他,我说你看你这个人,是“浪费”了一千亿培养起来的,他就说,以前你批判我浪费了一千亿,你今年再批判我,我应该是浪费了两千亿了。

他从不害怕怼老板。

在华为2012年的一次民主生活会上,有人提议对任正非进行评价并投票:

老板懂技术吗?有7人投否定票。

老板懂市场吗?又有7人投否定票。

接着问,老板懂管理吗?有一人投否定票。

这个人就是徐直军。

他不仅怼老板,还怼员工。作为华为“四大名著”之一的《告研发员工书》即出自徐直军,引起极大争议。起因是2011年华为研发员工集体声讨食堂饭菜贵且难吃,引发了华为高层关注,徐直军发文痛批了这一行为:

一个对生活斤斤计较的人,怎么能确保高效工作呢?葛朗台式的人在公司是没有发展前途的。(感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搜索全文)

不免让人联想起网上流传的任正非奉劝华为前副总裁李玉琢离婚的段子。

此外,徐直军也是三位轮值董事长中在华为内刊上发表文章最多的人,远超另外两人。

看起来,徐直军是最像任正非的人,而且在众多对于任正非的评价中,徐直军有句话或许是最接近本质的:“20多年来公司有很多悲观主义者,而老板是危机主义者,不是悲观主义,老板本质上是乐观主义者。”

今年3月31日,在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发布会现场,在美国“实体清单”和新冠疫情的双重阴影下,徐直军发出感慨,“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以此作为自己此次任期的结束语。

实际上自成立以来,华为的最低纲领就是要“活下去”。

任正非

近日,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任正非的最新讲话,其中一句话是:我们允许个人英雄主义,但你先要有集体主义。

实际上,轮值制度正是遵循了“集体主义下的个人英雄主义”这一准则。

任正非在许多场合回应过外界对于轮值制度的质疑,集中于如何保证决策连贯性与一致性的问题上——尤其对于此时处于风暴中的华为来说,临阵换人是否存在风险。总结起来,任正非讲过几点:

第一,轮值董事长在当值期内是公司最高领袖,处理日常工作拥有最高权力,但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受常务董事会辅佐与制约,且所有文件要经过董事会全委会集体表决,公司一致性不受太大影响。

第二,不当值的人仍在7人的决策委员会中,并没有闲着,而且已经在做上台之后如何推动前进的准备,去座谈,去调研,上台以后拿出很多文件来讨论,并不是上台以后才开始管理改革的。上台以后当机立断处理问题,下台时是充电时间,保持合理的循环。

第三,三位轮值董事长循环轮值,主要是避免“一朝天子一朝臣”,避免优秀干部和优秀人才流失。每个干部都不怕领导,这个领导不喜欢我也没关系,过几个月他就下台了,我用工作结果来证明我是好的。

第四,每个轮值CEO在轮值期间奋力拉车,牵引公司前进。他走偏了,下一位轮值CEO能及时纠正航向,拨正船头,避免问题累积过重不得解决。

任正非在一次采访中为自己“辩解”,坦言自己不是很强势的领导,自己的管理风格是妥协,“并不是非得按照我的意见执行,我说的话他们经常不听”,他能做的无非就是多说几遍。实际上,如果你翻看任正非的众多演讲稿,不难发现他总是把“xx跟我说过”“像xx说的那样”之类的话挂在嘴边。

2011年华为开始实行轮值CEO制度,任正非发文《一江春水向东流》为其鸣锣开道,呼吁大家: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的智慧;2012年他又在《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轮值制度辨》中论证其必然性:过去的传统是授权予一个人,因此公司命运就系在这一个人身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非常多的历史证明了这是有更大风险的。

2011年-2017年的轮值CEO制度期间,郭平兼任财经委员会主任,胡厚崑任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徐直军任战略与发展委员会主任,分别对应“钱”“人”“事”,统筹全局而各有侧重,最终将华为这艘巨轮带向新的阶段。

2018年,华为的轮值董事长制度被抛入始于年底的危机中进行试验,让外部环境来检验内部制度。换个角度看,即使处在动荡不安的环境中,华为依然在践行这一组织管理形式不改变,反而说明公司尚未出现不得不终止轮值制度的极端情况。但结果如何尚待验证。

下一阶段又会是什么呢?

参考资料:

[1].《创华为:任正非传》 华文出版社

[2].《以奋斗者为本: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 中信出版社 作者:黄卫伟

[3].《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 中信出版社 作者:田涛 吴春波

[4].华为官网、心声社区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